当前位置: 首页 > >

鲁迅翁杂忆

发布时间:

  鲁迅翁杂忆

  我认识鲁迅翁,还在他没有鲁迅的笔名以前。我和他在杭州两级师范学校相识,晨夕相共者好几年,时候是前清宣统年间。那时他名叫周树人,字豫才,学校里大家叫他周先生。

  那时两级师范学校有许多功课是聘用日本人为教师的,教师所编的讲义要人翻译一遍,上课的时候也要有人在旁边翻译。我和周先生在那里所担任的就是这翻译的职务。

  翻译的职务是劳苦而且难以表现自己的,除了用文字语言传达他人的意思以外,并无任何可以显出才能的地方。周先生在学校里却很受学生尊敬,他所译的讲义就很被人称赞。那时白话文尚未流行,古文的风气尚盛,周先生对于古文的造诣,在当时出版不久的《域外小说集》里已经显出。以那样的精美的文字来译动物、植物的讲义,在现在看来似乎是浪费,可是在三十年前重视文章的时代,是很受欢迎的。

  周先生教生理卫生,曾有一次答应了学生的要求,加讲生殖系统。这事在今日学校里似乎也成问题,何况在三十年以前的前清时代。全校师生们都为之惊讶,他却坦然地去教了。大家都佩服他的卓见。据说那回教授的情形果然很好。

  周先生那时虽尚年轻,风采和晚年所见者差不多。衣服是向不讲究的,一件廉价的羽纱??当年叫洋官纱??长衫,从端午前就着起,一直要着到重阳。一年之中,足足有半年看见他着洋官纱,这洋官纱在我记忆里很深。民国十五年初秋他从北京到厦门教书去,路过上海,上海的朋友们请他吃饭,他着的依旧是洋官纱。

  周先生每夜看书,是同事中最会熬夜的一个。他那时不做小说,文学书是喜欢读的。我那时初读小说,读的以日本人的东西为多,他赠了我一部《域外小说集》,使我眼界为之一广。《域外小说集》里所收的是比较*代的作品,而且都是短篇,翻译的态度,文章的风格,都和我以前所读过的不同。

  周先生曾学过医学。当时一般人对于医学的见解,还没有现在的明了,尤其关于尸体解剖等类的话,是很新奇的。闲谈的时候,常有人提到这尸体解剖的题目,请他讲讲“海外奇谈”。他都一一说给他们听。

  周先生很严肃,*时是不大露笑容的,他的笑必在诙谐的时候。他对于官吏似乎特别憎恶,常模拟官场的*气,引人发笑。现在大家知道的“今天天气……哈哈哈”一类的摹拟谐谑,那时从他口头已常听到。他在学校里是一个幽默者。

  (选自《夏?尊文集》,有删节)

  (《作文网?初二年级版》 2011第14期 总第4560期)



友情链接: 时尚网 总结汇报 幼儿教育 小学教育 初中学习资料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