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 首页 > >

记忆中的温暖散文

发布时间:

  时光如水,散淡的光阴,经由春来秋往的四季之手,把个生命历程给拽得细细长长。弯弯曲曲的来路上,有些故事已经让岁月的尘土给埋没,无处寻找支点。有些感动却延续着,就像植入了骨髓一样无法抹去,虽经风雨却依旧鲜活于脑际,风起云涌间又会翻卷不息,以至于有了不吐不快的情愫。

  八五年秋季,家里刚收割完长势不好的麦子,省城打工的父亲突然回家。神态倦怠、满脸焦黄,直觉告诉这是传染了肝炎。却无论如何也没有想到病情如后来确诊得那般恶劣。家里赶紧给外边工作的哥哥发电报,一边寻找门路住院。

  说来也凑巧,电报发出去的第三天哥就回来了。佩服这通讯快速之际,也深感心有灵犀。等待明白其意后,才知道哥还没有收到电报,他只是借出差之名回家接我让去带侄女。因送托儿所只有一岁半的小屁孩不知何故,得了气死毛病,稍微不如意,就会出现危险。幼儿园孩子多,又不敢保证不发生事,所以就想到了我。

  没有来得及安排好父亲住院,哥只住了一夜,第二天就带我起身。父亲陪送着我们上了交通车,把看病这事留给了母亲。

  慢慢悠悠的汽车,载着心事重重的我去了省城,然后哥给买票,送我到火车站,他坐了相反方向的火车上南方出差,具体都不清楚啥时能回来。

  做梦都不会料到,这刚到酒泉一星期就接到家里“父亲病危,速归”的电报。虽然简短的六个字,却给心压上了千斤石块,沉重得无法喘息。

  嫂子赶紧请假,找单位借钱,然后快速购买了晚上十点乌鲁木齐发北京的过路车票。记得跟我刚见了一面,还没有确定关系的对象送我们上了火车。

  没有座号,站票。将*二十个小时的车程,这一路受了不少罪。好在我俩年轻,好在车上好心人多,三人长坐上,人都让着抱侄女的嫂子挤一挤,就这样挨到兰州就已经是第二天晚上六点半左右。从火车站到汽车站,又是将*一个小时的磨叽。这时候早就没了回家的车,唯一的办法就是住宿,等待坐第二天早晨的车回家。

  值得庆幸的是,在火车上遇到一个酒泉运输公司的’高个子中年男人。记忆里这大哥长得挺帅气。他从嫂子言谈里知道我们回家。看俩女人,抱着小孩,又大包小裹地拎着东西,这下车时就主动帮着提包,还出点子给我们指点住的地方,随后把我们送到旅店,安排好住宿,又不忘交代第二天早晨六点他会过来送我们去汽车站。然后才去自己住宿的地方。

  侄女娇小、又娇气,这一路舟车劳顿,没有好好吃东西。去饭店要了两碗面,交代大厨多煮一下。因孩子小,担心不消化。谁知道这厨师混蛋,居然面没太熟就给捞了出来(牛肉面一般都有点夹生)这又是一通吵吵,面也没有吃安生,就出来上了大街。我俩心里惦记着还有最重要的事情要去办理。就是必须去哥登记住宿的省粮厅给留个条子,交代给服务员,这样哥回省城才能知道我们已因父亲病危赶回家中。当时实在没有办法取得联系,就只能想这个法子弥补。

  谁曾想路途不熟悉的我们,在偌大的省城三转两拐间居然又迷路了。那个年月即便是省城的公交车也不多,出租车还没有诞生。那像现在出行这么方便。问了人,说得倒好几次车,这样磨叽了一阵,居然就到公交车下班的时间。只能无奈着回了旅店。

  难熬心焦的夜啊,牵挂着父亲的病情,又没法给哥传递信息,这些闹心事搅得一夜无眠。

  早晨五点就起床,还没有收拾利索,这大哥就已经赶过来了,他等待一会,问我们晚上事办妥了没有。嫂子无奈摇头,告诉因时间太晚,没有去上,这还不知道咋办!

  他当即答应这事,让我们写个条子,他会在出差时间抽空给送过去,至于余下的事就交给老天爷。他关切的眼神里充满担忧,自语:“但愿你家里人回来时能看见及时赶回去,不要再错过时间。这父亲病危是个大事,他是儿子啊,这时候可就期盼出现奇迹了。”

  就这样我跟嫂子拜托了此事,然后这大哥拎着包送我们去了汽车西站,等待买票然后送上车,他才离去。

  回家后父亲已经起不来床了,医院的判决书下发好几天,生命进入倒计时。五十二岁的父亲,就要离我们而去。悲伤无法掩饰,只能放任眼泪肆意流淌。弟弟才上初一、妹妹才四年级,孙女才见了第一面、我跟对象还没有确定关系,这一切都是父亲撂不下的牵挂。可我们无法从死神手里抢下父亲,来延续残缺的未来,只能任由伤心泛滥成灾。用最虔诚,也是最小的期盼,盼着哥快点回来。他是长子,这时候我们一家人需要共同承担这天塌地陷的灾难,需要抱团取暖才能坚强活下去。

  就在父亲处于昏迷,余下三天时间时哥终于回到了身边。他终是看见了那位大哥留下的纸条,没有回单位直接赶回了家中。这要是没有这个纸条,估计都见不到父亲最后一面。

  安葬了父亲,烧完头七纸,擦干眼泪,背起悲伤,告别母亲我们踏上了西去的列车,开始下一站人生长路。

  远去了,那些伤心欲绝的离别,那些不堪回首的往事。所有的悲伤叠加,都成锻造生命强悍的熔炉,练就了面对生离死别的一份担当。

  每一个秋风轻起的凉季,圆月爬上三竿的夜晚,我会想起父亲,因没有来得及尽孝,歉疚盈满心怀。每一次念起回家,就不由忆起这位大哥,这时候心是温暖的。缘由这世间总有人在绝望时,给你一个关照;在黑夜里,留一份光明照亮前路。

  当心灵的伤口经由岁月之手抚*愈合,成为了过往,唯有这些微小的感动历久弥香,激荡于心间陪伴着走过有风有雨的日子。这种感觉已经跟随了我三十多年的时光,一直念念不忘,后悔当时年轻的我们太不懂事,没有问一下名字,留下联系方法,而后去拜谢一下陌路人给予过的帮助。

  可细想想,这又是多么虚伪的念想。当人与人都有了戒心的今天,即便你想帮助给人提一下包,人家还会奇怪瞅瞅,眼神里打个问号,你是不是骗子?你有何居心帮助我时,善良又一次被怀疑弄得缩水。

  人活一世,都是在众人的帮助给予里老去,索取只是对自己亲人而言。别人于你的滴水之恩,你无法报以涌泉时,心总是觉得欠了什么。就让这些人跟人之间没有功利的微小善良,陪伴温暖着走过余生。

  愿世间好人好报,福意绵长……



友情链接: 时尚网 总结汇报 幼儿教育 小学教育 初中学习资料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