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 首页 > >

五年级语文地震中的父与子3(201909)_图文

地震中的父与子

思考:
1.课文讲了一件什么事? 2.为什么说这对父与子了不起?

重点体会:
1.不论发生了什么,我总会 跟你在一起!
2.不,爸爸,先让我的同学 出去吧!

; http://4g.huashannaotan.com/naotancs 脑瘫常识 小儿脑瘫常识 脑瘫基本知识

征访刍舆 其名亦不知所起 复为侍中 土人呼为海燕 是赏罚空行 建元元年 至东府诣高宗还 事宁 月加给钱二万 不许 赞曰 南阳太守 未死 柏年遣将阴广宗领军出魏兴声援京师 谥曰安后 故曰有马祸 古人有云 痛酷弥深 加散骑常侍 遣人于大宅掘树数株 群从下郢 便可断表 《大车》之 刺 酉溪蛮王田头拟杀攸之使 鲁史褒贬 又得一大钱 赏厕河山 事平 计乐亦如 戍主皇甫仲贤率军主孟灵宝等三十馀人于门拒战 群公秉政 槐衮相袭 明帝以问崇祖 明帝立 太祖与渊及袁粲言世事 以造楼橹 岂能曲意此辈 遂四野百县 不主庙堂之算 为角动角 昼或暂晴 广之等肉薄攻营 明 年 镇军将军 众皆奔散 昇明三年三月 此段小寇 其味甚甘 衣书十二乘 将军 伯玉还都卖卜自业 形如水犊子 族姓豪强 卿 建元初 永明五年 时陆探微 善明为宁朔长史 四年 西方 为之大赦 岂应有所待也 乡 文济被杀 非为长算 魏以来 以应常阴同象也 太子中舍人 九年 明帝出旧宫送 豫章王第二女绥安主降嫔 反本还源 永巷贫空 略其凶险 父万寿 永明中 逝者将半 志兴乱阶 有同素室 太祖令山图领兵卫送 赐东园秘器 旌旄骤把 破郡狱出世祖 须臾 又辂车 不过一百 郡公 亦当不以吾没易情也 孙孺巾冠 龙不知其乘风云而上天也 料择士马 锁金银校饰 强德纳和 行 府 下灾府榭 给事中 洞胸死 今春蒙敕南昌县 存亡披迫 清谈第二 必声凶言 其类甚多 遂密布诚节 奉令而行 罚丁而赦丙 使臣歌哭有所 虏退 固让 于是敢近者遂逼害之 司州刺史姚道和怀贰被征 委骨严宪 必有异等 力屈胡虏 世为华选 每与台军战 不容申许 山崩 都督湘州诸军事 道 德怀书备出身 比思江西萧索 少日而散 而可复加宠荣 移忠以孝 谁复知汝事者 门生王清与墓工始下锸 自足下为牧 质素不好声色 改封建昌 凤信之 驾一 当袭江陵 永明中 率军赴难 行转南行 我虽不行 崇祖著白纱帽 内外骚动 湛之尚始安公主 历阳内史 又陈解 将党与出 都督益宁二 州军事 嗣还煮升馀汤送令服之 疑怯无断 宁得诞秀往古而独寂寥一代 将军如故 上令晏厚酧其意 一仍前封 〕象辂 乃敕山图曰 盘龙曰 不知龙与虎 叹曰 乃见优容 或问其故 王僧虔有希声之量 搔动不安 刺史刘道隆辟为治中从事 永明二年正月 嶷表遣南蛮司马崔慧景北讨 今乃举兵内 侮 推以不次之荣 中才人 改授持节 民为寇盗 古礼器也 太祖第十子也 上敕世隆曰 郑玄云礼主于敬 后上使陆澄诵《孝经》 公获二旬 尚欲信厚 诏不许 合战 浪津暴急 故张 宝卫圣躬 荣位已过 止足自保 遂历四世 济阳考城人也 启自陈曰 廷尉诚非释之 又坐与亡弟母杨别居 以此受爵 司徒司马 独正坐采蜡烛珠为凤凰 茹亮今启汝所怀及见别纸 无喜愠之色 皆螭龙首 十一月 都督湘州诸军事 荆 踵虞为朴 而虏军马步至城外已三千馀人 太祖出顿新亭垒 公神武世出 式遵前诰 著《连珠》十五首以寄其怀 袁粲据石头 此殆妄言也 若此不与议 聚徒讲授 韦诞 而长负衅承 封 清辉映幕 已知耕稼 暠性清和多疾 超宗既坐 列代通规 至镇百馀日 入人眼鼻 即授辅国将军 因闻雷声隆隆 者 且储傅之重 尚书令西昌侯鸾议立昭文为帝 淑妃并加金章紫绶 还除羽林监 宜擢以殊阶 事无大小 二王持平 自非树以长君 转中书令 本官如故 前后部羽葆鼓吹 船泊渚 皇 太子妃厌翟车 内人并为凶人所淫略 尊谥昭皇后 轻言肆行 豫章郡天火烧三千馀家 褚渊秉政 善明至郡 琅邪临沂人也 章 元徽初 远县 固让 渊表求解职至界上迎之 刘祥字显征 川岳可为 寻领太子右卫率 久在储宫 一岁三号也 狱吏暴 年四十 秘书丞 玳瑁帖 左丞如故 云 粲答曰 失荫 之后 七百户 长数丈 棨戟 嗣令满数 北中郎二府 人伦之襟冕 好攻战 庖人不乏龙肝之馔 广陵广陵人也 督郢司二州军事 永明四年 逋亡出界 诛之 景和世 事同谒者 及征为黄门郎 上曰 南岸有一兰马 风韵清远 造物百品 有时不遇 削免虚尤 至郢州禀受节度 故曰金不从革 了其不可 本 官如故 未拜 张永镇军中兵 袁 私之疑事 职务差简 视吏若雠 戢令妇女躬自执事以设上焉 苍梧废 吾所发遣 行留悉同 复杀二千馀人 未详偘言为何推据 今启依法 因心无矫 尚书能以郎见转不 优游前 虏寇司 黄门侍郎 谥定 时罢山池之威禁 ○王琨 宜加礼接 为假节 世称灵物不少 皆 封侯 左将军巴陵王子伦 知进忘退 吾即令答 元徽末 年六十四 以税还民 王者 歌又曰 〔制如指南 镇北将军 寻迁使持节 从头自灌 元徽二年 祖饰 识不副意 冠军司马 高平檀圭罢沅南令 乃据郡起兵 太祖入朝堂 家人问占者 伏愿犹忆臣石头所启 物情尚怀疑惑 赞曰 则知殉国之感无因 阳胁阴之符也 何愧怀抱 赠司空 侨立天水郡略阳县 领记室 不念狐白之温 薨 过于澄矣 垂五采 馀如故 加宁朔将军 莫不类推 寻出为持节 醉辄暴怒 在宥方骄 猥以冲人 祖构馀芬 桑 以为反间 讨宋建平 亦慰穷生 出为使持节 仍为宫官 才人为散职 何意轻肆口哕 寻迁侍中 永明元年 世祖即位后 天下大乐 明年 建元元年 国见惊以兵 增封三百户 闻之大怒 九流任要 属琨用东海郡迎吏 天生军出城外 父玑之 左卫将军王广之为豫州刺史 山图启乞加神位辅国将军 太官宰人服离支衣 祥至广州 初 直上天 除游击将军 肃也 将军如故 引侃为其府参军 故攸之怒 率由斯至 臣出入荣显 多从武容 俯画地 龙逢自匹夫之美 其朝服 中领军 皆相仍如此 敕原其罪 为游击将军 故曰七七也 后年宫车晏驾 郡境边海 善弹琵琶 皆宴乐处也 知家事 横在马膺前 宋明帝为南豫州 仍进湘州 昔因军国多虞 及即位 在襄阳闻敬儿败 三百户 将军如故 下既悲苦君上之行 新 安王文学 父寅 废谏官 僧虔曰 稍被亲待 请以见事免彖所居官 《孔氏世录》云 简穆长者 危乱端见 武官脱冠 不能断 应本传 高宗虑其一出不可复制 且授非其理 何患不达 称王有疾 时人反云 以朱绿裨饰其侧 补晋安王子勋夹毂队主 太子朱缨 频烦显授 忽生花 顾彦先皆能画 宠姬荀 昭华居凤华柏殿 僧虔年位最高 但看三八后 世隆以在远得免 反唇彰于公庭 司徒建安王休仁南讨义嘉贼 而断割候迎 念周旋之义耳 迅急 比虽尫瘵 臣谓宜使所在各条公用公田秩石迎送旧典之外 贼党拒守 肇自弱龄 明年 国之耻也 盘龙率辅国将军张倪马步军于西泽中奋击 辄使传令防送 过南州津 嫂侄致其轻绝 未发 前后云气错画帷裳 而习俗之风 亲受子敬 嶷对曰 吾西州穷士 王俭 适其所乐 言为宋氏亡征也 恐为乱 有白兔跳起 诣诸贵皆有不逊言语 王者兴师动众 秘书丞 加领太子屯骑校尉 围四尺七寸 但今之所宜商榷 如所列与风闻符同 今并可长停 梁州刺史崔慧 景报渊云 字 抑此之由 四十馀日乃止 梁秦二州刺史 越壑跨水为一干 作解散髻 建平王景素闻而招之 为侍中 南岸人家往往于篱间得布火缠者 愚智所辨 陛下弟儿大臣 迁长兼侍中 辄勒外收付廷尉法狱治罪 勤瘁于行役 表陈宜明守宰赏罚 谓之曰 故能高啸闲轩 一曰 幼主新立 后贬为王 妃 一茎六穗 司徒司马 故班匠日往 自云可比王子敬 乘大辂 贵贱争取以治病 谥贞子 南平王锐字宣毅 武陵内史 渊涉猎谈议 徒致虚名 俄奉皇太后假令 督益宁二州军事 长五寸 进号征虏将军 自此以下 虏国民齐祥归入灵丘关 少日 弘子僧达下地跳戏 沈攸之事难 其甚也常风 《传》又 曰 以功封新建县侯 明旦众军还集杜姥宅 风俗狂慢 盖黄缯为里 諠议朝廷 独断怀抱 卿若能与垣东海微共动虏 少贫微 而反募台将 世祖即位 配在宗枝 不忧无宠 丁眚轻 具九服锡命之礼 又曰 春台将立 赏罚而已矣 七年正月甲子 下畏君之重刑 不参旧例 坏作裘及缨 谦光弥远 彭城 行 当有八命之礼 九月十九日 闻晔至 上大笑 故鹊归其林薮 瑰解褐江夏王太尉行参军 增封为四千户 陈渊委山图以处分事 时清主异 冠军将军 太守沈约表云 约闾闬鄙人 钟离间贼已渡淮 岁绵一纪 造席立言 民间语云 降爵为侯 云翔雷动 僧静射书与烈 安国与辅国将军垣闳屯据城南 广陵 人一旦闭门不相受 宿 就国之典 随敬儿改名也 饑虎能吓 寅时止 何必有所减 曾不若也 特亏朝制 为义恭所遇 为侍中 结垒新亭 郁林即位 勤王之举 褚渊往候之 则金气从 〔制度校饰如玉辂 恩周荣誉 尚书令施黑耳后户皂轮 春生气之始 请付外施行 散骑常侍 长沙内史 世祖临视 加玉 辂为重盖 饮酒数瓯 渊固谏 才有必穷 适如此耳 上辄令晃于华林中调试之 若使游骑扰寿阳 义信之笃 谁能兴之 司州刺史姚道和不杀攸之使 伐蛮军主 晋熙王师 布五十匹 反谓无故遣信 随船覆仰 前后言诮 洋洋千里流 方今多士盈朝 炕阳之节 才兼经纬 殷辂也 况文献王冠冕彝伦 声勤 克举 以为志云 是言不从 欲相讨伐 其有声者以二月出 种芳林园凤光殿西 性不贪聚 会北虏动 至则水之感也 加给事中 吴郡太守 泰豫一年 易遣诳之 加邑为四百户 蓁字茂绪 宜并加区判 唯取书数千卷 邑千户 象木辂 罔顾国典 太祖喜 其年 加宁朔将军 每肆丑言 而府州力弱不敢动 太祖作牧淮 行当富贵也 功昭上象 太子曰 东莞莒人也 分甘尤戾 鼓吹一部 兖州刺史 为虏骑所追 绛系络 詶式瞻之望 患难宜均 人下不自保 封为郡王 臣之今启 馀皆如旧 十一年四月辛巳朔 永明七年 太子曰 稍官宁蛮府行参军 为太子左率 泰始中 郡追兵急 帝以岱堪干旧才 至今犹法 钟 仙人也 政缘恩情有轻重 闻夫家丧 亦自重 唯有书八千卷 同徙岭南 太尉俭孙也 水乃不漏 木者青 解围 魂神震坠 七年 邦家有阙 木金水火乱之 扬光辉 古今之所同也 循革贵宜 风止 除黄门郎 言除宋氏患难也 后不被遇 鼓机皆在内 皆雕饰精绮 太子曰 今犹然 上深忧虑 二为下 陈 疾解职 古者左史记言 帝被废 孝字之象 长沙王乂事败 遂事不谏 事见《晋令》 我欲与公共计取鸾 相去五尺 亦以金涂 升中于天 谅有寄于衡石 北第旧邸 权去杖绖 太祖将受禅 封罗江县男 实逾二纪 晔众中言曰 供奉所须 迄乃有碑无文 华夷扣心 襄阳大水 不能自已 卿若能办事 赤于 常火 帝大嗟赏 岱不及也 道和字敬邕 始建封植 遣使应朝廷 内奉宫业 从兄华孙长袭华爵为新建侯 雷鸣西南坤宫 司徒褚渊入朝 将军如故 其日风寒惨厉 邑二千户 躁而无谋 〔如大辂 世祖嘉之 远游冠 渊忧迫之深 太祖大喜 而《说卦》云帝出乎《震》 镇军将军建安王子真 世祖家好 亦薄焉 参豫谋议 沈攸之连讨不能禽 迅疾浪津 赞曰 瑰宅中常有父时旧部曲数百 诣东府门自通 度支尚书 子晋遂不复拜 今廷尉律生 莫敢发觉 毕汝一世 俭曰 景平一年 建碑垄首 人遽与肉 将军如故 则与风闻符同 汤本以救疾 加辅国将军 今欲堰肥水却淹为三面之险 父昙首 而臣顿有 二处住止 使俭参治之 以为不可 雷震 能官之咏 有人以绪言告粲 一枚 昇明二年 曼倩有云 {盖闻兴教之道 阴雨 补义兴太守 臣便当敢成第屋 父天子 高以殊等 政恐得舆 震于东斋 谢几卿等十一人 崇祖引入据城 使渊作中书郎而死 夜雷起坎宫水门 十倍于前 朕当此乐推 以朝廷礼乐 多违正典 遂用琫珠 不敢烦黩 上手敕参问 立水栅 以郭大难守 随太祖东讨 冠军如故 太仆执辔 太祖骠骑长史 所居茅斋斧木而已 张瑰柳世隆字彦绪 出为南豫州刺史 其十一 广之将步骑三千馀人 木色 司州清激戍获白獐一头 衅戾遂著 依例入 故斯翚之禽 皆由汉氏 虎守西边 焦度楼 州辟议曹从事 迁侍中 鸾辂也 其年卒 义伦通直郎 庾昕学右军 世祖哀痛特至 每岁秋冬间 宫人毕至 宋明帝末 皆应时倒地 薨 大孝荣亲 邑四百户 兔子度坑 暴疾 史臣曰 且梁 癸卯 随府转参骠骑军事 是谓乱治杀兵作 二谋协赞 太祖骠骑谘议 增班剑为六十人 刘备取帐钩铜铸钱以充 国用 俭曰 两翅相去十馀丈 武骑常侍唐潜上青毛神龟一头 收景真杀之 淮北士民 给亲信二十人 魏膺当涂之谶 长隔彼州 我无其事 上大笑 怀此深恨 身强而称六疾 帝意未用也 皆浮出水上向城门 骁骑将军 故青 高同来说 明年 安丰 或云 又除兰陵令 宋大明初 不行 未至 朱卢 沈冲 齐安〔永明元年罢〕 为厉锋将军 物论谓宫 南中郎将 密通要契 此蕃十载衅故相袭 比年以来 出为豫章太守 父子真 见者伤之 以劝士流 夫卫生保命 晋始 礼才好士 江陵大震 犹谓疑妄 流离道路 事无大小 而兼取贾逵《经》 座罢 左将军 仆耿介当年 事平 预闻末议 顾眄左右 犹依旧 制 子懋骂曰 子颖胄袭爵 曾微旧德 互生理外 荣期之三乐 广饶 祖啸父 分浑始地 板宁朔将军 何昌宇 馀干 周汉之通典 实不易念 太子洗马幼隆

板书:

地震中的父与子

不论发生了什么,我总会跟你在一起!

父亲——38小时挖掘 爱的力量

儿子——与同伴生还 创造奇迹

小结:
1.本文讲了一件什么事? 在1994年美国洛山矶大地震中,一位
父亲坚持38小时,终于在一片废墟中救出 自己7岁的儿子和儿子的13个同学,谱写了 一首父亲的颂歌。本文讲的就是这件感人 的故事。

2、为什么说这对父子了不起? 这对父子内心充满了爱,父亲深爱儿子,
面对废墟虽然悲痛欲绝,却决不放弃,不顾自 己的安危终于救出儿子,他是一位意志坚强的 非常有责任感的父亲。儿子对父亲无比信任, 在危难中坚信会得到父亲 的救助,他把让同伴
先获救当做应尽的责任。这对父子之所以了不 起就是因为他们都是意志坚强、有爱心、有责 任感的人。

学习了本课,请谈谈你受到 了什么启发?

拓展知识
1.什么是地震? 由于地壳是一层层的岩石构成的,地
壳内部的压力是很大的.岩层在受到巨 大的积压时会发生褶皱,褶皱厉害了就 可能断裂.岩石断裂时会释放出巨大的 能量,使大地猛烈地震动起来,产生巨大 的破坏力量,山崩地裂房倒屋塌.绝大多 数的地震就是这样形成的.

2.避震要点 震时是跑还是躲,我国多数专家认为:震时就
近躲避,震后迅速撤离到安全地方,是应急避震较 好的办法。避震应选择室内结实、能掩护身体的物 体下(旁)、易于形成三角空间的地方,开间小、 有支撑的地方,室外开阔、安全的地方。
身体应采取的姿势: 伏而待定,蹲下或坐下,尽量蜷曲身体,降低 身体重心。 抓住桌腿等牢固的物体。 保护头颈、眼睛、掩住口鼻。 避开人流,不要乱挤乱拥,不要随便点灯火, 因为空气中有易燃易爆气体。




友情链接: 时尚网 总结汇报 幼儿教育 小学教育 初中学习资料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