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 首页 > >

《认识平行》平行和相交PPT精选教学优质课件3_图文

苏教版四年级数学上册

本节课我们主要来学习平行线 和画平行线,同学们要掌握平 行线的意义和画平行线的方法, 能够解决相关的实际问题。

图①

图②

图③

图①

这两条直线相交。

图③

这两条直线会相交。

图②

这两条直线永不相交。

图②

a b

不相交的 在同一平面内,不相交的两条直线 在同一平面内 叫做平行线。
直线 a与b互相平行。
直线 a平行于b,直线 b也平行于a。

在同一平面内,不相交的两条直线 不相交的 叫做平行线。
判断下面图形中的两条直线是平行线吗?

不是
图①

在同一平面内,不相交的两条直线 不相交的 叫做平行线。
判断下面图形中的两条直线是平行线吗?

不是
图③

在同一平面内 在同一平面内,不相交的两条直线 叫做平行线。
判断下面图形中的两条直线是平行线吗?

不是

在同一平面内 在同一平面内,不相交的两条直线 叫做平行线。
判断下面图形中的两条直线是平行线吗?

不是

在同一平面内 在同一平面内,不相交的两条直线 不相交的 叫做平行线。
判断下面图形中的两条直线是平行线吗?



请同学们说说日常生活,你见过下图中的平行线吗?

你能找到互相平行的例子吗?

黑板的上下两条边互相平行。

黑板的左右两条边互相平行。

秋千架的两根吊绳互相平行。

画平行线

我用直尺 画。

画平行线

先画一条直线。
我用直尺、 三角板画

画平行线

直尺和 三角板 对齐。

画出这条直线的平行线。

1.从下图中找出两组互相平行的线段, 并用不同的颜色描出来。

2.小鱼向右平移5格,平移前后小鱼图形中的哪 些线段是互相平行的?用不同的颜色描出来。

经过A点分别画出已知直线的平行线。





本节课我们学习了哪些内 容?同桌之间互相讨论一下!

人,活着,总会做梦,而且,极 其有可 能做的 是噩梦 ,不过 幸好, 就算是 再恐怖 的噩梦 也终究 会在醒 来的时 候灰飞 烟灭。 虽然惊 恐,虽 然有余 悸,终 究是能 够醒过 来,终 不过一 眠之间 尔。但 是,人 生的噩 梦就不 仅仅是 一眠之 间。当 从一眠 之间的 噩梦里 清醒的 时候, 望着没 有尽头 、无边 无际空 茫寒冷 的暗夜 ,不得 不用清 醒的心 咀嚼人 生噩梦 血淋淋 的惨烈 ,真是 一件无 比悲哀 的事情 。不想 面对, 又不得 不面对 ;想要 逃避, 却又无 处可以 逃避。 大学毕业的时候,伍德的人生噩 梦就像 许许多 多的大 学毕业 生一样 避无可 避地悄 然开始 。没有 预兆, 没有提 醒,悄 无声息 ,像个 狡猾的 幽灵躲 在看不 见的黑 暗中得 意地窥 视自己 的猎物 ,随时 伺机完 成完美 的偷袭 ,用看 不见的 绳索慢 慢地锁 住猎物 的喉咙 ,慢慢 地套牢 ,慢慢 地收紧 ,当感 觉到窒 息的时 候,连 挣扎的 力气都 没有就 面临绝 望的死 亡;又 像散开 的带着 毒性的 黑色烟 雾,从 四面八 方慢慢 地侵袭 过来, 像密致 的蚕茧 一样把 猎物牢 牢地包 裹,在 不知不 觉中把 毒气渗 透到猎 物的身 体,全 力以赴 地渗透 、侵蚀 ,等到 被猎物 感知的 时候, 只能绝 望地面 对毒发 身亡的 绝境。 世界上 最温情 、最完 美的谋 杀莫过 于此! 完美到 都没有 给被杀 者喘息 和思考 的机会 。伍德 就是这 样被牢 牢地包 裹起来 慢慢谋 杀的噩 梦的猎 物。 伍德的记忆里从来没有见过父亲 ,他对 父亲的 所有认 知都来 自亲戚 们遮遮 掩掩的 一言半 语的描 述。但 是串联 起来, 能够勾 勒出的 不外乎 是一个 十足的 恶棍代 言人而 已。这 成了伍 德的耻 辱,埋 藏在心 底的耻 辱,这 样的耻 辱让他 从骨子 里即自 卑又自 傲,即 沉稳又 焦躁, 即鲁莽 又冷静 ,即畏 缩又大 胆,让 他的思 想不断 地穿行 在深谷 沟壑之 中,跌 宕起伏 。他的 人生仿 佛从出 生起就 被命运 之神恶 意地贴 上了耻 辱的标 签,戴 上了看 不见的 咒符, 让伍德 觉得跟 别人之 间无声 无形之 中有了 看不见 的鸿沟 和壁垒 。伍德 从会说 话起从 来没有 说过的 话就是 : “ 爸爸 ” !伍 德总是 因为把“ 爸” 字 读成“ 八” 或者“ 把” 的音 而被老 师千万 次地纠 正,但 是这样 的努力 ,从来 就没有 成功。 对于伍 德来说“ 爸爸” 这两个 字是世 界上最 难发出 的声音 ,是被 魔鬼恶 意施加 了诅咒 的字眼 ,是他 永远都 不想触 及的已 经渐渐 被岁月 扭曲到 近乎麻 木的痛 。 伍德随母姓,他的母亲伍雪梅像 她的名 字一样 正直而 坚刚。 在伍德 十八个 月的时 候,在 村里人 和亲戚 们冷漠 、鄙夷 的嘲笑 和目光 里伍雪 梅带着 小小的 伍德来 到城市 ,在市 郊租了 一座三 十平米 的低矮 、没有 防寒棚 的平房 ,中间 有一堵 单砖的 薄壁做 隔断, 里间是 十平米 的卧室 ,外间 是厨房 兼临时 储物间 。就是 在这样 的贫民 蜗居点 里,二 十三岁 的伍雪 梅做着 只有那 些穷困 、潦倒 、无能 的人才 愿意做 的营生 ——收 废品, 来维持 儿子和 自己的 生计。 好在那 时候收 废品绝 对是隐 形的高 收入职 业,母 亲就这 样用自 己单薄 的身子 忍受着 城里人 诧异到 好奇的 目光无 比勇敢 、坚强 地撑起 了伍德 童年的 天空, 让他小 小的世 界踏实 而温暖 。 到了伍德该上学的年龄,他们的 生活境 遇已经 大为改 观,虽 然同样 租房, 但是, 已经是 带院套 的独立 正房, 有良好 的供暖 ,还有 一片菜 园。那 片小小 的菜园 一度成 为伍德 记忆里 永久的 乐土, 他捉蟋 蟀、挖 蚯蚓、 埋石子 、摘豆 角、揪 黄瓜、 拔萝卜 、堆雪 人,肆 无忌惮 地在里 面释放 他的好 奇和快 乐,度 过了一 个又一 个日光 晴好的 白日和 黄昏。 伍德天资聪敏,性格安静,刚入 小学, 马上就 成为同 学中的 娇娇者 ,像鹰 落在鸡 群里一 样惹人 注目, 第二天 就被老 师提名 为班长 。七岁 的伍德 有了自 尊心, 觉得母 亲收废 品是让 他很没 有面子 的事情 ,就用 他从母 亲那里 继承来 的直率 和勇敢 毫不掩 饰地对 母亲提 出自己 的想法 。伍雪 梅用诧 异的目 光盯着 透着帅 气和稚 气的儿 子,忽 然果绝 地把伍 德紧紧 地搂在 怀里, 大声宣 布: “ 妈 妈一定 做一个 让你骄 傲的妈 妈,妈 妈要做 职业经 理人! ” 直到现在,伍德依旧认为母亲的 身上有 一种让 人敬畏 的勇气 和毅力 ,可以 几乎偏 执地追 求自己 认为正 确的事 情,不 管这样 的道路 上有多 少艰难 困苦, 都义无 反顾、 无畏无 惧。 母亲绝对是伍德见过的最最雷厉 风行的 人,典 型的行 动派, 立马开 始着手 变卖了 所有库 存废品 ,跑到 很远的 新华书 店买了 大量的 营销书 籍,每 天都像 个备考 的高中 生一样 看到深 夜11点 多,每 本书都 密密麻 麻地画 出各种 颜色的 线条和 注解, 并且密 密麻麻 地详细 做了笔 记。母 亲像个 超级学 霸一样 用功, 连做饭 和走路 都会背 那些伍 德听不 懂的专 业术语 。有很 多次, 伍德从 睡梦中 醒来, 都看到 妈妈读 书的背 影被灯 光印在 雪白的 墙壁上 ,又宽 又大, 如同神 话故事 里天神 的画像 。这让 伍德感 到又安 全又踏 实,所 以,那 时候伍 德的梦 境也总 是踏实 而美丽 。唯一 让伍德 隐隐地 感到有 些美中 不足的 是母亲 的身上 似乎没 有同学 们的妈 妈那样 的温情 和对孩 子的宠 溺,母 亲更像 伍德看 过的童 话书里 描绘的 勇士和 英雄, 让人敬 畏和不 自觉的 疏离。 虽然伍 德也一 度因为 母亲身 上的气 概感到 踏实和 骄傲, 但是, 依旧有 些隐隐 的惆怅 和失落 ,好像 生活中 缺少了 什么意 义一样 失落和 忧伤, 并且这 样的失 落和忧 伤被岁 月不断 地积累 成为积 怨,甚 至一度 变成他 对母亲 的不满 和怨怼 。 母亲在小小的伍德眼里确实是英 雄,不 久,母 亲真的 就像她 说的那 样在做 了三个 月的业 务员之 后做了 职业经 理。然 而,因 为经常 出差的 缘故, 伍德不 得不寄 宿在老 师的家 里,假 期也往 往是一 个人孤 单地流 浪在同 学或者 亲戚之 间。直 到大学 毕业, 伍德几 乎都是 过着这 样的寄 宿生活 ,并且 慢慢地 在他的 心内深 处埋下 了隐秘 的漂泊 和叛逆 的种子 。 这样的生活让伍德越来越感到母 亲的意 义似乎 就是提 供给他 金钱的 人,他 们之间 的沟通 随着伍 德年龄 的增长 而越来 越少, 越来越 简单, 越来越 生硬, 至少从 伍德的 一方来 说是这 样。伍 德曾经 一度引 以为骄 傲和踏 实的母 亲的英 雄形象 和高贵 魅力在 岁月的 磨蚀里 不断地 褪色, 进而成 为母亲 冷漠和 绝情的 铁证和 让伍德 反感母 亲的理 由,甚 至是深 深折磨 伍德的 不幸的 根由, 并且成 为他酒 后自艾 自怨, 自我放 纵的借 口。很 有些时 候,伍 德用这 样的理 由和借 口刻意 地博得 同学和 亲戚的 同情, 并且在 这样的 同情里 加剧了 对母亲 更深的 怨怼, 至于是 怨愤和 恨。 伍德上学的时候绝对是品学兼优 ,比同 龄人显 得成熟 、稳重 ,从小 到大获 得了数 不清的 荣誉证 书和各 种各样 的奖状 。高中 以下一 直都是 班长, 到了大 学是三 个院的 联合会 主席, 宣传部 部长。 伍德虽 然没有 富二代 的银子 多,但 是也从 来没有 缺过钱 。母亲 总是尽 可能地 满足他 的生活 需要 — —伍德 认为理 所当然 的生活 需要, 伍德的 生活因 为这样 理所当 然的需 要也算 是一帆 风顺, 并且一 帆风顺 到大学 毕业。 大三结束后的假期,伍德难得地 跟母亲 小聚, 就是在 这样难 得的小 聚里, 伍德第 一次公 开彻底 地把自 己的怨 愤和恨 完完全 全地爆 发出来 。 那是一个盛夏的黄昏,松花江水 散发出 诱人的 甜腥味 ,风像 个温顺 的情人 一样在 耳畔轻 轻地呢 喃絮语 ,花香 混合着 绿色植 物的芳 香不断 地涌进 鼻孔, 晚霞把 西方的 天空涂 成色彩 艳丽的 油画, 东边延 绵成一 帧水墨 画一样 的山峦 柔、优 美、弯 曲、起 伏的线 条后亮 灰色的 布景上 贴着一 弯浅白 色的月 亮,调 皮地看 着松花 江里映 出的被 水洗的 如同晶 莹的玉 玦一样 的倒影 。 真是美好的夜晚,伍德和母亲很 难得地 并肩走 在松花 江畔红 色方砖 铺成的 甬道上 ,伍德 忽然间 觉得母 亲变得 无比地 瘦小, 他已经 足足比 母亲高 出一头 多,肩 膀宽得 差不多 有母亲 的1。5 倍。这 些年母 亲过得 并不如 意,母 亲过于 正直坚 刚,原 则性强 ,不肯 低头, 一个混 迹职场 却从不 肯低头 的人, 结果就 是频繁 地换工 作。然 而,母 亲确实 有非凡 的本事 和才华 ,她总 是可以 轻而易 举地找 到工作 ,而且 总是比 先前的 工作好 得多, 职位高 得多, 然后坐 到了总 裁,这 足足用 了母亲 近二十 年的时 光。伍 德不由 地侧过 脸仔细 端详母 亲,这 是他从 上小学 以来的 第一次 如此近 距离, 如此详 细地, 甚至有 些好奇 地看母 亲的侧 影。他 惊奇地 发现母 亲的侧 影非常 精致, 如同手 艺高超 的工匠 精心雕 琢一样 。蓦然 ,他心 酸地发 现,母 亲的鬓 角在他 不知道 的时候 已经有 了白发 ,才四 十三岁 的母亲 居然有 了白发 !伍德 盯着母 亲鬓角 的白发 ,忽然 觉得自 己的腿 被两块 万吨重 的巨石 压住一 样,居 然无法 挪动。 “ 妈妈,我们坐坐,怎么样?” 伍 德忽然 对自己 以往的 任性产 生了深 深的悔 意和自 责,虽 然这样 的任性 因为他 性格里 的内敛 ,从来 没有明 显地暴 露出来 ,而使 他能够 获得更 多的认 可和赞 美。 “ 好哇,我也正想跟你好好聊聊, 因为你 马上就 面临毕 业。” 典型的 母亲模 式—— 总是一 副跟下 属训话 的架势 。伍德 愤愤地 想,就 像喉头 被强行 塞进了 鱼骨一 样,瞬 间把心 里刚刚 涌起的 悔意和 自责十 分粗暴 地挡在 了心门 之外。 他们在就近的休闲椅上坐下,面 对着在 渐渐升 腾起来 的仓灰 色夜幕 里默默 流淌的 松花江 。 “ 伍德,你还有一年就要毕业啦。 我知道 ,这三 年你一 直做得 很好, 取得了 很多荣 誉。但 是,你 知道吗 ?学校 教育, 至少中 国的学 校教育 ,跟职 场和社 会完全 是两个 概念! 几乎就 是格格 不入到 截然不 同!我 培训了 很多大 学生, 他们真 的, ” 母亲顿 了顿, 似乎在 努力思 索一个 更加温 和恰当 的字眼 ,但是 以母亲 的文笔 和口才 居然没 有找到 :“ 真的 ,很让 我纠结 和绝望 !” 母 亲无比 沉重地 说,似 乎费了 很大力 气去抑 制心里 的无助 和悲哀 : “ 他们 完全不 懂得什 么是工 作,没 有基本 的工作 态度和 职业精 神,更 没有基 本的社 会经验 ,甚至 不能经 受轻微 的挫折 和磨砺 ,没有 丝毫的 竞争力 !更可 怕的是 ,现在 大学毕 业生贱 得如同 丰收的 萝卜和 白菜一 样,阶 层固化 到了想 象不到 的境地 ,安身 立命变 得比以 往任何 时候都 艰难! ” 母亲缓 和了一 下口气 ,似乎 在缓和 自己内 心被压 抑的沉 重,调 整了一 下声调 : “ 当 然,这 样的问 题在任 何一个 时代都 是不能 避免的 事情, 只不过 是现在 更加艰 难而已 。人, 一定要 活得有 尊严, 前提是 有一个 稳定的 工作。 我知道 你雄心 勃勃, 但是, 社会这 盆冷水 最大的 本事就 是无情 地熄灭 你的热 血 ……” 母亲似 乎一直 试图用 更加温 和的语 气和字 眼,可 以让伍 德能够 理解和 接受的 语气和 字眼, 然而, 徒劳, 在职场 滚打了 二十多 年的母 亲总是 给人一 种让伍 德厌恶 和怨愤 的凌厉 、冷静 、坚硬 。 “ 妈!你想说什么?!” 伍德对母 亲教科 书似的 说教非 常地不 耐烦。 “ 我的意思是你现在就要考虑就业 的问题 ,先安 身,再 立命。 公立机 构是首 选,虽 然困难 ,但是 也不是 没有机 会,你 的出类 拔萃的 履历有 可能让 你有机 会。虽 然在这 样的社 会里, 这样的 机会都 被承包 。但是 某些时 候,为 了平息 公众的 情绪和 维持表 面的公 平,很 多人都 会做做 样子的 。你非 常有可 能成为 这样的 某些人 为了做 做样子 的幸运 儿。你 可以考 虑。 ” “ 妈!这样的职位太没有挑战性! 我不想 被体制 套住! ” 伍德 不屑地 说,似 乎有意 跟母亲 唱反调 。 “ 那你就选择外资企业或者合资企 业,管 理相对 规范, 有晋升 通道。 妈妈一 直都在 私企, 这里真 的是 — —” 母 亲的脸 上掠过 一丝淡 淡的悲 凉,就 如天空 缓慢聚 拢的黑 色、晦 暗的遮 住了那 弯如玉 如玦的 月亮的 阴云一 样:“ 太 无语了 !我不 想让你 经历频 繁换工 作的心 酸!你 真的没 有妈妈 的坚刚 。这需 要很大 的勇气 !” 母 亲就是 母亲, 就连说 教都不 会用些 语重心 长的口 气,就 是如此 地生硬 。伍德 近乎绝 望地想 。 “ 妈!我不是小孩子啦!你不用总 是用过 来人的 口气说 教。我 只是想 做我喜 欢的事 情!” 伍德勉 强压抑 和控制 自己心 里已经 翻滚的 怨愤和 恨意。 母亲不说话,望着远方,紧紧地 抿着嘴 唇,神 情忧郁 得似乎 可以把 松花江 的水凝 固。天 空渐渐 地暗下 来,那 一弯明 净的玉 玦一样 的新月 被飞速 聚拢的 铅黑色 的浓云 掩盖, 零星的 雨滴生 硬地砸 在同样 生硬的 地面, 发出很 大的响 声。 “ 妈,我的事情你最好不要管,我 不想像 你一样 活得那 么累! ” 伍德 丝毫没 有顾忌 母亲此 刻是怎 样的内 心,冷 冰冰地 说。 一阵带着寒意的风吹过,暗黑色 苍茫的 夜幕里 ,伍德 清楚地 感觉到 母亲的 身体微 微一震 ,然后 是让人 窒息的 沉默。 时间似 乎被凝 固了, 而且如 同被冻 结的寒 潭一样 带着切 骨的阴 冷。似 乎过了 很久, 母亲幽 幽地说 ,声音 显得缥 缈而虚 弱,如 同来自 遥远苍 凉的蛮 荒: “ 好 的!伍 德,你 自己决 定和掌 握吧。 但是, 伍德, 我要告 诉你的 是,大 学毕业 后,我 还可以 给你一 年的生 活费, 以后就 靠你自 己啦。 所以, 下学期 开始, 做什么 样的工 作将是 你最核 心的问 题。 ” “ 放心!不就是钱吗?!毕业我就 不会再 要你的 ‘钱’!” 伍德恨 恨地说 :“ 这 些年, 除了‘钱’ ,你还 给了我 什么? !” 伍德终于把压抑在心里很久的这 句对于 母亲来 说具有 毁天灭 地杀伤 力的话 狠狠地 说出来 ,猛地 立起身 ,独自 走去, 头也不 回,把 神情惊 愕的母 亲留在 冰冷的 石头雕 刻的休 闲椅上 ,如同 同样石 化的雕 像。 隆隆的惊雷如同来自远古的战车 在浓黑 色的夜 幕之上 滚滚而 来,发 出撕裂 山河般 的巨响 ,暴雨 如同决 口的天 河一样 从浓黑 的空虚 中倾泻 而下, 瞬间把 天地之 间变成 流动的 汪洋。 那时候的伍德很自负,自负的伍 德满满 地不屑 于母亲 的琐碎 和唠叨 ,虽然 母亲绝 对不是 一个嘴 碎的人 ,甚至 是一个 少言寡 语的人 ,然而 ,自负 的伍德 总是绝 对地认 为从母 亲嘴里 出来的 话就是 类似于 唠叨。 母亲是一个非常自律的人,总会 在每一 月的同 一天给 伍德寄 生活费 ,准时 得像城 市广场 的时钟 。伍德 也因为 这样的 准时过 着安然 无忧的 生活, 并在这 样的安 然里不 知不觉 被推到 了毕业 时刻。 伍德是 最后一 个离开 宿舍的 人,面 对着瞬 间空旷 而狼藉 的寝室 ,伍德 忽然感 到从未 有过的 迷惘和 失落, 感觉自 己就像 一个被 恶意抛 弃在荒 野里的 孤独的 流浪汉 ,面对 没有星 斗的黑 夜茫然 四顾, 却没有 一个可 以笃定 要走的 方向。 伍德的 高傲和 热血被 时间一 点一点 地消耗 ,开始 ,他自 负地挑 剔着寻 找自认 为喜欢 和合适 的企业 而拒绝 了母亲 眼里那 些应该 首先考 虑的企 业抛过 来的橄 榄枝和 辅导员 老师的 留校建 议,伍 德不知 道这样 的挑剔 和拒绝 背后有 没有跟 母亲怄 气的成 分。后 来,伍 德不断 地降低 标准, 招聘会 开了一 场又一 场,简 历投了 一份又 一份, 却都像 沉入大 海的石 头,没 有一点 的回音 ——很 多毕业 季的招 聘会都 是学校 和企业 联合起 来表演 的双簧 而已。 伍德突 然发现 ,自己 真的成 为一个 被遗弃 的孤儿 ,被学 校残忍 地遗弃 ,被社 会残忍 地遗弃 ,就像 一片深 冬的夜 里被很 冷的风 裹挟的 枯叶一 样在茫 茫的暗 夜里飘 游,不 知道会 落在哪 里。 伍德真的开始了这样的飘游,为 了生计 而不得 不从一 个私企 到另一 个私企 ,不知 不觉间 就被磨 光了原 有的锐 气和骄 傲,为 了维持 可以更 长久的 工作而 试图讨 好每一 个人, 谦卑地 讨好每 一个人 。然而 ,总是 事与愿 违。在 这样的 社会里 ,一个 没有背 景的大 学毕业 生的受 重视程 度都不 如一个 农民工 。曾经 所有的 自负和 自傲原 来就像 春天里 的雪一 样经不 起考验 。伍德 终于明 白:自 己 23年 来所有 的安定 和底气 都来源 于母亲 瘦弱的 肩膀。 这个惊人的发现瞬间加重了伍德 的挫败 感,二 十三年 来,他 不过是 依赖母 亲生活 的一头 顽皮的 小鹿而 已!现 在被抛 在了危 机重重 的丛林 里,竟 然没有 一点儿 的生存 能力和 资本。 他真的 不愿意 依赖母 亲的肩 膀,然 而又真 的不得 不依赖 母亲的 肩膀, 这让伍 德的自 尊心不 停地忍 受撕裂 般的剧 痛。 虽然,他真的没有勇气和脸面把 自己的 重担再 压在母 亲的肩 膀,但 是,这 个世界 很多时 候不是 你不愿 意就可 以不面 对的。 伍德不 得不一 次又一 次地支 取他曾 经非常 斩钉截 铁地拒 绝的母 亲的生 活费, 后来, 面对日 益紧迫 的支出 和困境 ,居然 变成期 盼。他 终于明 白,这 个世界 上只有 没有任 何条件 给你钱 的人才 是最近 的亲人 。一年 很快过 去了, 这一天 又是母 亲按时 寄钱的 日子, 伍德从 来没有 像今天 这样珍 视和渴 望这笔 钱,从 来没有 像现在 这样感 到母亲 的重要 和伟大 ,从来 没有像 现在这 样热爱 母亲。 他满兜 里只剩 五元钱 ,都买 不到一 碗像样 的面。 伍德从 早到晚 躲在出 租屋里 不停地 查看手 机银行 ,然而 ,徒劳 ,那里 的余额 依旧是 没有余 额。母 亲真的 是一个 一言九 鼎的人 ,绝对 是说到 做到, 真的不 再给他 寄生活 费! “ 这哪里是妈妈!” 伍德恨恨地说 ,叛逆 、自尊 、困窘 和热望 后的失 望让他 发疯一 样抓起 外套冲 出狭小 的房间 ,像一 个流浪 汉一样 在霓虹 灯闪烁 的大 街上漫无目的地游荡。很快,他 就连游 荡的勇 气都没 有了, 肚子强 烈的抗议让他没有力气走下去, 他有生以来第一次体味到了 饥饿的 滋味和 意义。 在一家像乞丐一样躲在角落里跟 他一样 瑟瑟发 抖的小 店里, 在老板 娘异样 和怜悯 的目光 里,伍 德狼吞 虎咽地 就着一 碟萝卜 咸菜狠 狠地吃 了两碗 米饭, 然后就 着水龙 头喝了 一口凉 水才把 咽在喉 咙里的 米饭强 行顺下 肚子。 是食物 的关系 让他有 了力量 和勇气 ,对着 微微寒 冷的夜 空,深 吸了一 口气, 忽然感 觉活着 才是最 伟大的 意义, 在没有 本领谈 尊严的 时候, 要有资 本厚着 脸皮。 伍德真的厚着脸皮跟昔日的同学 、朋友 、亲戚 们借钱 ,他曾 经因为 母亲的 缘故有 着良好 的信用 和声誉 ,现在 可以透 支。然 而,杯 水的借 贷跟渺 茫的前 途和不 安定的 生活相 比真的 不如大 海里的 一滴水 或者沙 漠里的 一粒沙 重要。 当借无 可借的 时候, 当所有 的人都 不敢接 他的电 话的时 候,当 昔日的 朋友因 为催还 欠款跟 他说出 恶毒的 话的时 候,当 亲戚们 开始刻 意地躲 避他的 时候, 他不得 不在人 的指点 和诱惑 下透支 银行的 信用卡 ,再然 后,又 不得不 借高利 贷。他 成了没 有父母 可以依 赖的大 学毕业 生典型 的落魄 和潦倒 的写照 。 三年过去了,伍德没有做过一份 像样的 工作, 又不得 不拼命 地工作 ,那个 高傲的 伍德早 就不见 了,为 了获得 和保住 一分工 作,伍 德谦卑 得近乎 卑微。 为了支 付日益 高涨的 欠款和 信用卡 与高利 贷,伍 德不得 不兼职 几份工 作,白 天上班 ,夜里 送外卖 ,受欺 负,受 冷落, 在繁华 的城市 里像个 被遗弃 的野狗 一样卑 贱地流 浪。现 在的伍 德深深 地体味 到了母 亲带着 小小的 他刚刚 来到城 市时的 困顿和 窘境, 他深深 地体味 到了年 轻的母 亲每天 推着破 旧的三 轮车走 街串巷 收废品 的伟大 和尊严 。如果 人生可 以重来 ,伍德 宁愿收 废品, 也不会 借债! 出租屋里昏暗的夜色不时地划过 除夕夜 升腾在 空茫的 夜空里 五彩的 焰火, 冰冷的 墙壁隔 绝了热 烈而喧 哗的新 年氛围 。刚刚 送外卖 回来的 伍德, 心和手 一样冰 冷,屋 里没有 一丝热 气,他 已经三 年没有 见过母 亲,也 不接母 亲的电 话。从 他热望 到失望 地就着 一碟萝 卜咸菜 吃两碗 米饭的 那个夜 晚开始 ,他就 断然地 拒绝接 母亲的 电话, 他最后 的记忆 是母亲 用近乎 撕裂绢 布的声 音说: “ 记住, 伍德, 你永远 都是我 的儿子 ,只要 你还有 一口气 回来, 就好! 我等你 !” 在这样的夜里伍德想起了母亲, 想起了 母亲那 近乎撕 裂绢布 一样的 声音:“ 记住, 伍德, 你永远 都是我 的儿子 ,只要 你还有 一口气 回来, 就好! 我等你 !” 那原本缥缈在记忆深处被伍德刻 意埋葬 的声音 忽然像 被囚禁 的蛟龙 一样惊 天动地 地冲出 厚厚的 冰层, 瞬间以 无比矫 健的英 姿盘旋 在他的 耳畔, 在这样 的夜里 变得无 比清晰 ,如同 不停地 滚过夜 空的巨 大的鞭 炮爆裂 的响声 ,让伍 德的心 不停地 颤抖, 眼泪堆 满了眼 眶,像 瞒过堤 坝的河 水,滚 滚而下 ,顷刻 淹没了 伍德所 有的心 酸和疲 惫。 母亲是一个坚韧和刚毅的女人, 这绝对 是在极 度无奈 下痛苦 的呻吟 。伍德 在这样 的夜里 突然明 白了这 呻吟的 痛苦。 伍德被 这样的 痛苦刺 痛了冰 冷的心 脏,流 出了炙 热的鲜 血,顺 着他的 胸膛咕 咕地涌 出,与 冰冷的 脸上滚 烫的热 泪一起 汇成了 汹涌的 波涛, 拍击着 他同样 汹涌的 悔恨、 歉疚和 思念。 伍德再 也控制 不住自 己的心 ,几乎 是不由 自主地 抓起电 话,下 意识地 拨动母 亲的号 码。他 发现母 亲的电 话号码 已经深 深地刻 在了他 的记忆 里,骨 髓里, 血液里 ,呼吸 里,牢 牢地跟 他的融 为一体 ,清晰 得如同 窗外绚 丽耀眼 的烟花 。 “ 妈妈!……” 伍德说不下去了。 “ 回家吧!” 母亲什么都没有问, 平静温 和地说 ,好像 一直都 在等待 这样的 时刻, 并做了 充分的 思考和 准备:“ 如果你 想出国 的话, 就尽快 着手准 备资料 。你的 债务你 自己处 理,你 出国费 用我来 处理。 不要管 过去, 未来永 远都是 最好的 ,关键 是你如 何把握 。我现 在给你 订回家 的机票 。” 母亲依旧是那样的干净利落,说 话完全 不像是 对儿子 ,而是 下属。 但是, 这次却 让伍德 感到从 未有过 的踏实 。他似 乎都可 以透过 母亲的 话看到 东方冉 冉升起 的火红 的太阳 和围绕 着太阳 的绚丽 朝霞。 他忽然 明白了 母亲永 远都是 这个世 界上可 以让他 踏实的 根由。 不管在 别人眼 里他多 么地落 魄和失 败,他 永远都 是母亲 的儿子 。世界 上只有 ,也只 有母亲 是不会 计较和 嫌弃自 己的儿 子是否 落魄和 失败的 ,而且 只有欠 母亲的 钱是不 用被追 着讨要 的。 看着母亲转到钱包里的2000元— —母亲 绝对是 这个世 界上最 了解自 己的人 ,伍德 的眼泪 又一次 沿着因 为饥饿 、寒冷 和风吹 日晒而 变得有 些黑紫 色的面 颊流了 下来。 从今以 后一定 要做一 个像母 亲一样 坚定和 正直的 人!伍 德暗暗 地下定 决心, 要找回 自己的 荣誉和 信用。 他用僵 硬的手 找出一 张白白 的纸, 用他那 一笔漂 亮的小 楷郑重 其事地 把所有 的债权 人都罗 列出来 ,后面 是欠款 数额。 他伍德 做过错 事,但 是绝对 没有做 过坏事 ,更没 有做过 不道德 的事和 亏心事 。人, 在年轻 的时候 ,有谁 是没有 犯过错 的?! 错误可 以让人 瞬间成 长!如 果你愿 意,你 就会觉 得,错 误可以 成为坚 强和正 直的理 由和勇 气。 伍德静静地注视着这张写满债权 人姓名 和欠款 数额的 白纸, 看着他 那一笔 俊逸的 小楷, 仿佛看 着一个 宏伟的 目标、 一座敌 人的堡 垒、一 片他要 踏平的 阵地、 一尊标 志他道 德品质 的石碑 ,心底 里涌起 磅礴汹 涌的勇 气和决 心。伍 德小心 翼翼地 把这张 白纸规 规矩矩 地折叠 起来, 用古代 举行庆 典仪式 的严肃 ,庄重 地放进 钱包的 夹层里 。伍德 感到自 己瞬间 无比自 信和高 大,他 甚至能 够感觉 到自己 的骨头 成长时 发出的 噼啪声 ,他想 起了母 亲那印 在雪白 墙壁上 的高大 背影, 忽然间 觉得自 己也变 得同样 高大 — —他, 伍德, 一定不 会再让 自己的 母亲失 望!绝 对不会 !伍德 惊奇地 发现, 自己的 血液里 原来居 然有着 和母亲 一样的 正直和 底线, 一样的 坚卓和 坚守, 一样的 坚韧和 坚强。 原来, 不知不 觉间伍 德竟然 活成了 母亲一 样的人 。 三个月后伍德去了新加坡,成为 香格里 拉酒店 的客房 服务员 ,试用 期满后 成为客 房经理 。一年 后的元 旦,伍 德还清 了最后 一笔欠 款,银 行卡里 还有 10000多元 的余额 。伍德 把写着 欠款人 姓名和 数额的 纸条发 给了母 亲,上 面每一 笔钱都 被黑色 碳素笔 用横线 划去, 还清一 笔,就 划去 一个, 刚刚被 划去了 最后一 个。一 年多过 去了, 这张夹 在钱包 夹层里 的欠条 依旧洁 白、规 整,白 纸黑字 ,一清 二白, 就像伍 德的人 一样清 白、坚 实。 “ 妈妈!我终于还清了我的债!我 没有辜 负任何 人,我 维护了 我的尊 严和信 用!我 做到了 !妈妈 ,我做 到了! ” 伍德从心底里喊出愉快的声音。 他能够 清楚地 听到自 己的声 音冲出 跳动的 胸膛, 像鸽子 一样飞 上云端 ,在蓝 天上翱 翔。蓝 天之上 ,在水 晶一样 明净空 阔的穹 隆里, 伍德清 晰地看 到母亲 微笑的 脸上带 着日光 一样耀 眼的光 芒,温 柔地抚 摸着白 色鸽子 雪白、 靓丽、 健壮的 翅膀。 “ 人活七 十古来 稀” 。 然则此 稀,却 并非只 在高龄 。有一 特质更 堪吾辈 庆幸, 那便是 “ 六级树 突”— —古稀 之年的 底气。 人活精神。拥有健康的大脑乃是 一生的 根基。 人老了 肌体自 然会衰 退,这 是不争 的事实 ;但大 脑却并 非如此 。戴蒙 德博士 ,当今 思维研 究领域 的开拓 者,以 其研究 证明:“ 大脑具 有终生 生长的 能力” ,“ 人类 神经系 统不仅 在‘幼年 ’具有 可塑性 ,在‘中 年’和‘老 年’也 同样具 有可塑 性。” 阅读戴蒙德博士的《脑长寿—— 战胜脑 退化的 秘诀》 一书, 给我印 象最深 的是“ 六 级树突 ” 。戴 蒙德博 士发现 ;人的“ 一生中 大脑神 经元总 是在不 断地产 生出新 的树突 ,以与 其它神 经元发 生联系 。最初 产生的 这些树 突我们 权且称 为一级 树突。 当人们 在接受 新信息 、进行 学习记 忆活动 的时候 ,一级 树突上 就会长 出新的 树突, 即二级 树突。 以后, 二级树 突又会 长出更 新的树 突,从 而依次 可以出 现三级 、四级 或五级 以及六 级树突 。戴蒙 德博士 发现, 在接受 智力刺 激的时 候,一 级树突 将不再 继续生 长,同 样二级 、三级 、四级 或五级 树突也 是如此 。然而 ,在接 受智力 刺激时 ,六级 树突的 长度将 明显增 加。这 一发现 大大增 强了戴 蒙德博 士的信 心:活 到老, 学到老 。因为 老年人 的神经 元相对 更为成 熟,比 年轻人 具有更 多的六 级树突 ,所以 学习似 乎对老 年人最 有价值 。 读至此,不由想起孔子的名言’“ 七十而 从心所 欲不逾 矩。” 这 不正是 科学对 儒学的 诠释么 !活至 七十大 寿,有 着更多 六级树 突的吾 辈,不 由对自 己刮目 相看了 。 据戴蒙德博士所言,我们的法宝 便是“ 活 到老, 学到老 ……学 习似乎 对老年 人最有 价值。 ” 按孔 子之道 则是“ 发 愤忘食 ,乐而 忘忧, 不知老 之将至 。” 谈到学习的勤奋与快乐,不妨看 看乳臭 未干的 小宝宝 :那喜 乐劲儿 、那热 情、那 渴求、 那专注 、那百 折不挠 :我们 教说话 ,宝宝 瞪着大 眼睛, 张着小 嘴吧, 一字一 句的哦 哦啊啊 ;我们 教走路 ,宝宝 蹒蹒跚 珊,跌 倒了又 撅起小 屁屁, 立马爬 起,摇 摇摆摆 再往前 跨;便 是手机 电脑, 小家伙 也无所 畏惧, 依样学 样,点 点戳戳 ,小手 指头倍 儿灵。 无怪乎“ 见风长 ” 、无 怪乎“ 三 日不见 当刮目 相看 ” 。从蹒 跚学步 ,到牙 牙学语 ,小家 伙如同 雨后春 笋,一 个劲地 日日长 进、“ 苟 日新日 日新又 日新” ! 韩愈曰;“ 吾师道也,夫庸知其年 之先后 生于吾 乎?” 身为爷 爷奶奶 的我们 ,如若 也能以 小孙孙 为师, 具足宝 宝的学 习欲望 与勇气 ;那喜 乐劲儿 、那热 情、那 渴求、 那专注 、那百 折不挠 ……。 当今那 些个软 实力: 扫码、 刷卡、 网银… …岂有 学不会 之理? 别忘了 ,较之 于小孙 孙,我 们还有 更多的 六级树 突 ——“ 学习似 乎对老 年人最 有价值 ” 。况 你我都 是“ 知识 青年” , 阅读起 码不成 问题。 现如今 ,且不 言图书 馆遍地 开花, 哪座城 市、哪 个街区 没有三 俩?便 是网络 书屋、 手机阅 读…… 也都五 花八门 ,多了 去了! 咱们只 需钻进 书丛, 便可爱 啥学啥 、缺啥 补啥。 若想跻 身时代 潮流, 咱也不 缺师友 —— 谁 家的儿 女不是 在信息 社会中 打拼? 那个不 是游刃 有余? 且不言 儿女, 你我只 消放下 身段, 和可爱 的小孙 孙玩在 一起, 乐在一 起;小 家伙那 倍儿灵 的小手 指头, 亦能教 咱戳电 脑,划 手机。 于返老 还童之 间,还 可学会 一些新 时代的 入门本 领。此 等老若 顽童的 生活方 式,实 可谓吾 辈的大 智慧也 !何乐 而不为 ? 况且,较之于儿孙,我们更有充 裕的退 休时间 。无论 读书还 是微信 ;抑或 琴棋书 画,歌 舞远足 ……只 要力所 能及, 皆可从 心所欲 。“ 关于 精神锻 炼,最 重要的 不在于 你做什 么,而 在于你 确确实 实地做 了。” ——此 即《脑 长寿》 的要义 。 如此想来,许多潦倒颓丧的哀叹 实不足 取:什 么“ 七十 岁就不 配活在 这世上 了”… …。这 ,其实 就看您 愿不愿 意活, 愿不愿 高质量 地活; 愿不愿 意学, 愿不愿 实实在 在地学 了。 有“ 六级树突” 的底气;有“ 从心所 欲不逾 矩” 的自 信;再 具足“ 老若顽 童” 的大 智慧: “ 发愤 忘食, 乐以忘 忧,不 知老之 将至” , 古稀之 年的我 们,何 以不能 乐享新 世纪? 本文作者文集 我要发表 给我焊板子的那个人叫王辛冈 。我是 2012年 认识他 的。那 个时候 他在电 子市场 有个小 柜台, 见人很 礼貌很 热情, 于是我 就把我 的板子 给他焊 。焊板 子是辛 苦活, 挣钱也 是靠慢 慢攒。

那个时候王辛冈的媳妇也偶尔到 柜台来 帮忙, 待人不 冷不热 ,有点 心不在 焉。慢 慢的便 不见来 了。后 来王辛 冈告诉 我他们 离婚了 ,女的 嫌他没 本事, 挣不来 钱,离 婚另嫁 了。孩 子跟了 母亲。 据说二 婚彩礼 不少, 但结了 婚发现 对方欠 一屁股 债,也 没正经 本事。 真是小 姐脾气 丫鬟命 。王辛 冈遭受 了离婚 的刺激 ,去榆 林下煤 矿想挣 大钱, 去了几 个月, 也没见 到大钱 ,又回 来搞老 本行了 。 我的生意起起落落,和王王辛冈 也时聚 时散。2016年 的6时候 ,他又 结婚了 。我去 他家取 板子, 见到了 他现在 的媳妇 。这个 媳妇待 人热情 脾气也 很好。 2016年 市场转 暖,经 济活泛 起来了 。他接 了很多 活。无 意间我 了解到 我办公 楼的七 楼是他 客户, 我的朋 友白教 授是他 客户, 他的 客户好 像遍布 各处。 他在老 家武功 开了个 小作坊 ,雇了 一批人 。他忙 碌起来 了。也 就是那 一年, 王辛冈 凑钱把 房子买 了。那 年房子 还没涨 价,他 运气真 好。 2017年的 时候, 他的第 二任媳 妇给他 生了个 胖小子 。我调 侃他说 :你现 在三个 娃,命 壮啊。 他笑而 不语。 2018年 的时候 ,王辛 冈的新 房交付 了,他 没钱了 就给我 不好意 思的说 :凡哥 ,兄弟 紧,先 付我点 ,谢谢 。他态 度这么 好,我 自然要 付给他 。他装 修了, 一家子 高高兴 兴的搬 进去了 。 王辛冈,一个精打细算的经济适 用男, 虽然也 没读大 学,但 是在这 个城市 里,靠 着勤劳 买了车 ,买了 房,过 上属于 自己的 幸福生 活。他 现在有 个愿望 ,就是 希望我 发达了 ,把我 现在这 破坐骑 卖给他 ,他的 那个二 手帕萨 特太费 油了。 他垂涎 三尺的 说过好 几次了 。可是 我一直 没发达 ,让他 失望了 。说起 他的第 一段婚 姻,他 只轻描 淡写说 一句话 :她太 急了。 褚时建说,他七十多岁才发现做 事不能 急,得 有点耐 心。是 啊,急 了有什 么好, 一急就 容易摔 跟头。 一步一 个脚印 走出来 的路才 是有意 思的。 自己挣 来的才 真正是 自己的 。人生 真正的 意义是 在这个 奋斗的 过程里 。这个 简单的 道理, 有很多 人就是 听不进 心里去 。




友情链接: 时尚网 总结汇报 幼儿教育 小学教育 初中学习资料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