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 首页 > >

浅论对教育去行政化的理性思考

发布时间:

浅论对教育去行政化的理性思考 论文摘要: 表面上,教育行政化主要 表现为学校的行政级别问题;实质上,教育 行政化是指行政权力对教育的过度干预,表 现为教育目标、教育理念和教育管理模式的 行政化。行政化是中国教育现代化的主要障 碍,去行政化是中国教育发展的主要趋势, 但受体制、观念的影响,中国教育去行政化 还任重道远。 论文关键词: 教育;去行政化;行政 级别;校长 2010 年“两会”之后, 教育去行政化的 问题被炒得沸沸扬扬,无论是官方,还是社 会舆论几乎一边倒地反对教育行政化,矛头 直指学校和校长的行政级别。难道学校的行 政级别真是万恶之源?去除学校行政级别 后教育就去行政化了?本文拟将就这些问 题发表一些看法。 一、 教育行政化的实质 教育该不该去行政化,怎么去,有赖于 对教育行政化概念的界定。从表面上和形式 上看,教育行政化是学校及其内部的教学单 元、管理部门被确定了严格的行政级别,对 应*涓涸鹑艘蚕硎芟嘤侗鸬男姓觥 比如把四年制本科院校定为厅局级,其中 985 高校及其党委书记和校长被定为副部级。 大学内部的学院或者系定为县处级。学校的 党政一把手纳入组织部门和教育行政部门 的双重管理,属于国家干部。 但古今中外的学校都必须实施行政管 理,行政并不等同于政化。从字面上理解, “化”是一种过程和机制,并不等同于彻底 和全盘,很多问题被冠以“化”之后就贬义 化、妖魔化了,比如获得自由是人类与生俱 来的权利,是人类发展的最高目标,但一旦 被称为自由化,就被认为是无组织、无纪律 和无政府状态,基本上等同于“资产阶级自 由化”,一个好好的东西被污名化,以至于 一些官僚和政客要扣别人帽子、给人“穿小 鞋”时就加以“化”字。我们应不被字面所 迷惑,探究教育行政化的深刻内涵。 我们认为,教育行政化可以从两个方面 来考察,在政府和学校的关系层面,指政府 按照行政逻辑和规则管理学校,把学校当成 了其下属的一个部门随意发号施令,横加干 涉;在学校运行和内部管理上实行自上而下 的行政控制,在办学目标、办学理念和内部 治理等方面都体现浓厚的行政色彩。有人称 前者为“抓校长”,后者为“校长抓”。因 此,教育行政化的实质是行政权力对学校和 教育的过度介入与不当干预。教育行政化的 深层问题是行政化的管理模式,即把学校当 成了行政单位来管理,把日常的教学科研工 作当成了行政事务来处理,把教师和科研人 员当成了行政人员来管理。 二、 教育去行政化不是简单地去除学 校行政级别 教育具有自身运行规律,不适于行政化 办学 无论是基础教育,还是高等教育,培养 人才都是第一要务。人是世界上最复杂的物 种,人才的生产可能比任何物质产品的生产 都复杂,因此特别强调因材施教,而行政讲 究标准化和一致性,往往一竿子插到底,一 把尺子量天下,从而扼杀个性,妨碍创新; 人才的培养需要自由的空间,禁区和框套太 多,必然禁锢思想,所以在学术领域要反对 统一思想,允许和鼓励各种思想和言论,哪 怕与主流相悖,甚至是奇谈怪论和异想天开。 教授治校、学术自由是世界所有一流大学的 共同做法,在学校学术权力就应该绝对优先, 教师和科研人员是绝对的中流砥柱,校长和 学校的管理部门是服务而不是指挥师生。总 的说来,教育是生产知识和人才的专门场所, 要遵循的是教育规律,而非行政规则。教育 主管部门和学校的关系应该是服务和协调 关系,*似于工商行政管理部门和辖区内的 企业的关系。企业在法律、法规的框架内自 主经营,学校也应该是在相关的法律法规框 架下自主办学,让真正的教育家而不是由政 客来办学。 简单地去除学校的行政级别无助于问 题的解决 1. 学校和校长级别问题是个伪命题。 行政级别并不是中国教育的主要问题,保留 行政级别并不对教育发展构成实质性危害。 学校及领导设置了行政级别不是中国教育 改革最突出的问题,有行政级别与自主办学 并不矛盾。行政化不是教育系统的专利,社 会上有级别的事业单位和企业比比皆是,他 们不是一样发展得很好? 2. 学校和校长追求行政级别无可厚非。 从体制上讲,这个国家的主要社会资源由党 政来分配,行政级别是最重要的分配原则之 一,行政级别附加了很多实实在在的利益, 包括政治待遇和社会福利;从观念上看,人 们*惯于根据官职衡量一个人的水*和社 会价值。而且中国的行政化与官本位已经渗 透到了社会的每一个细胞。从科研、出版、 医疗卫生、体育到群众组织、中介机构,甚 至寺庙都有行政级别。再说,我国的干部制 度要求逐级晋升,如果校长没有了行政级别, 那以后如果想从政,是不是要从科级开始重 新做起?在这样的背景下,学校和校长要求 行政级别并不过分。虽然温总理说,教育行 政化的倾向需要改变,大学最好不要设立行 政级别,让教育家办学,但教育家也是人, 也应该受到尊重,也应享受相应的社会福利 和待遇。大学校长反对的是过度的行政干预, 最想得到的是自主办学,正如纪宝成校长所 说的“有自主办学权比去行政化更重要”, 但希望同时保留行政级别。我认为,保留行 政级别和自主办学并不矛盾,校长反对去行 政化并无不妥。即使出于既得利益的考虑也 并非罪过,既得利益不等同于不正当利益。 从经济学上讲,追求个人利益是一切社会发 展和进步的动力,整个社会的*衡就是个体 基于自身利益的相互博弈的结果。 3. 保留行政级别可能更有利于抵制行 政干扰。社会的*衡主要是力量的*衡,力 量悬殊的*衡是一种施舍式、怜悯式的*衡, 是否和谐与*衡取决于强势方的觉悟和意 识,这样的*衡没有制度保障,是一种不可 持续的*衡。因此,学校和校长的行政级别 是抵制行政不当干扰的有力武器,相当于地 方上的挂牌保护企业。如果某某大学没有了 行政级别,或许所在的街道办事处、派出所 会动辄叫其校长去训话,因为学校的周围都 是行政驱动型社会。如果简单地去掉行政级 别不仅不能去行政化,反而会强化行政化。 行政化不是教育本身的问题,涉及整个体制, 如果不进行综合配套的社会改革,单单取消 学校和校长



友情链接: 时尚网 总结汇报 幼儿教育 小学教育 初中学习资料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