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 首页 > >

曾国藩家书几则

三十三、只有进德、修业两事靠得住 【原文】 四位老弟左右: 昨二十七日接信,快畅之至,以信多而处处详明也。四弟七 夕诗甚佳,已详批诗后,从此多作诗亦甚好,但须有志有恒, 乃有成就耳。余于诗亦有工夫,恨当世无韩昌黎及苏黄一辈 人可与发吾狂言者。但人事太多,故不常作诗;用心思索, 则无时敢忘之耳。 吾人只有进德、修业两事靠得住。进德,则孝悌仁义是 也;修业,则诗文作字是也。此二者由我做主。得尺则我之 尺也,得寸则我之寸也。今日进一分德,便算积了一升谷; 明日修一分业,又算余了一文钱。德业并增,则家私日起。 至于功名富贵,悉由命定,丝毫不能自主。昔某官有一门生 为本省学政,托以两孙,当面拜为门生。后其两孙岁考临场 大病,科考丁艰,竟不入学。数年后两孙乃皆入,其长者仍 得两榜。此可见早迟之际,时刻皆有前定,尽其在我,听其 在天,万不可稍生妄想。六弟天分较诸弟更高,今年受黜①, 未免愤怨,然及此正可困心横虑,大加卧薪尝胆之功,切不 可因愤废学。 九弟劝我治家之法,甚有道理,喜甚慰甚!自荆七遣去后, 家中亦甚整齐,待率五归家便知。书曰: “非知之艰,行之 维艰。 ”九弟所言之理,亦我所深知者,但不能庄严威厉,

使人望若神明耳。自此后当以九弟言书诸绅而刻刻警醒。季 弟天性笃厚,诚如四弟所云,乐何知之!求我示读书之法, 及进德之道。另纸开示。作不具。 国藩手草 三十五、人苟能自立志,则圣贤豪杰 【原文】 四位老弟足下: 自七月发信后,未接诸弟信,乡间寄信,较省城寄信百倍之 难,故余亦不望。 然九弟前信有意与刘霞仙同伴读书,此意甚佳。霞仙近来读 朱子书,大有所见,不知其言语容止、规模气象如何?若果 言动有礼,威仪可则,则直以为师可也,岂特友之哉!然与 之同居,亦须真能取益乃佳,无徒浮慕虚名。人苟能自立志, 则圣贤豪杰,何事不可为?何必借助于人?“我欲仁,斯仁 至矣。 ”我欲为孔孟,则日夜孜孜,推孔孟之是学,人谁得 而御我哉?苦自己不立志,则虽日与尧、舜、禹、汤同住, 亦彼自彼,我自我矣,何有于我哉?尧、舜、禹、汤同住, 亦彼自彼,我自我矣,何有于我哉? 去年温甫欲读书省城,吾以为离却家门局促之地而与省城诸 胜己者处,其长进当不可限量。乃两年以来看书亦不甚多, 至于诗文则绝无长进,是不得归咎于地方之局促也。去年余 为择师丁君叙忠,后以丁君处太远,不能从,余意中遂无他

师可从。今年弟自择罗罗山改文,而嗣后杳无信息,是又不 得归咎于无良友也。日月逝矣,再过数年则满三十,不能不 趁三十以前立志猛进也。 余受父教,而余不能教弟成名,此余所深愧者。他人与余交, 多有受余益者, 而独诸弟不能受余之益, 此又余所深恨者也。 今寄霞仙信一封,诸弟可抄存信稿而细玩之。此余数年来学 思之力,略具大端。六弟前嘱余将所作诗抄录寄回,余往年 皆未存稿,近存稿者,不过百余首耳,实无暇抄写,待明年 将全本付回可也。 国藩草 四十、若事事勤思善问,何患不一日千里 【原文】 四位老弟足下: 去年十二月二十二日,寄去书函,谅已收到。顷接四弟信, 谓前信小注中,误写二字,其诗此即付还,今亦忘其所误谓 何矣。 诸弟写信,总云仓忙。六弟去年曾言城南寄信之难,每次至 抚院赍奏厅打听云云,是何其蠢也?静坐书院三百六十日, 日日皆可写信,何必打听折差行期而后动笔哉?或送至提 塘,或送至岱云家,皆万无一失。何必问了无关涉之赍奏厅 哉?若弟等仓忙,则兄之仓忙,殆过十倍,将终岁无一字寄 家矣。

送王五诗第二首,弟不能解,数千里致书来问,此极虚心, 余得信甚喜;若事事勤思善问,何患不一日千里,兹另纸写 明寄回。 家塾读书,余明知非诸弟所甚愿,然近处实无名师可从。省 城如陈尧农、罗罗山,皆可谓明师,而六弟、九弟,又不善 求益,且住省二年,诗文与字,皆无大长进。如今我虽欲再 言,堂上大人亦必不肯听,不如安分耐烦,寂处里闾①,无 师无友,挺然特立,作第一等人物,此则我之所期于诸弟者 也。 昔婺源汪双池先生,一贫如洗,三十以前,在窑上为人佣工 画碗,三十以后,读书训蒙,到老终身不应科举,卒著书百 余卷,为本朝有数名儒,彼何尝有师友哉?又何尝出里闾 哉?余所望于诸弟者,如是而已,然总不出乎“立志” 、 “有 恒”四字之外也。 买笔付回,刻下实无妙便须公车归,乃可带回。大约府试、 院试可得用,县试则赶不到也。诸弟在家作文若能按月付至 京,则余请树堂看随到随改,不过两月,家中又可收到。书 不详尽,余俟续具。 兄国藩手草 道光二十五年二月初一日 【注释】 ① 里闾:里巷,乡里。

四十三、常存敬畏之心,则是载福之道 【原文】 四位老弟足下: 四月十六日余寄第三号交折差,备述进场阅卷及收门生诸 事,内附会试题名录一纸。十七日朱啸山南旋,余寄第四号 信,外银一百两,书一包计九函,高丽参一斤半。二十五日 冯树堂南旋,余寄第五号家信,外寿屏一架,鹿胶二斤一包, 对联、条幅、扇子及笔共一布包。想此三信,皆于六月可接 到。 树堂去后,余于五月初二日新请李竹坞先生教书。其人端方 和顺,有志性理之学,虽不能如树堂之笃诚照人,而亦为同 辈所最难得者。 初二早,皇上御门办事。余蒙天恩,得升詹事府①右春坊右 庶子。次日具折谢恩,蒙召见勤政殿天语垂问,共四十余句。 是日同升官者,李菡升都察院左副都御史,罗停衍升通政司 副使,及余共三人。余蒙祖父余泽,频邀非分之荣,此次升 官,尤出意外,日夜恐惧修省,实无德足以当之。诸弟远隔 数千里外,必须匡我之不逮②,时时寄书规我之过,务使累 世积德,不自我一人而堕,庶几③持盈保泰,得免速致颠危。 诸弟能常进箴规,则弟即吾之良师益友也,而诸弟亦宜常存 敬畏,勿谓家有人做官,而遂敢于侮人,勿谓己有文学,而 遂敢于恃才傲人。常存此心,则是载福之道也。

今年新进士善书甚多,而湖南尤甚。萧史楼既得状元,而周 荇农(寿昌)去岁中南元,孙芝房(鼎臣)又取朝元,可谓 极盛。现在同乡请人,讲求词章之学者固多,讲求性理之学 者亦不少,将来省运必大盛。 余身体平安,惟应酬太繁,日不暇给,自三月进闱以来,到 今已满两月,未得看书。内人身体极弱,而无病痛。医者云: “必须服大补,乃可回元。 ”现在所服之药,与母亲大人十 五年前所服之白术黑方略同,差有效验。儿女四人,皆平安 顺如常。 去年寄家之银两,几次写信,求将分给戚族之数目,详实告 我,而到今无一字见示,殊不可解。以后务求四弟将账目开 出寄京,以释我之疑,又余所欲问家乡之事甚多,兹另开一 单,烦弟逐一条对,是祷! 兄国藩草 道光二十五年五月初五日 【注释】 八十五、余生平之失,在志大而才疏,有实心而乏实力 【原文】 沅甫九弟左右: 初七、初八连接二信,俱悉一切。亮一去时,信中记封有报 销折稿,来信未经提及,或未得见耶? 二十六早地孔轰倒城垣数丈, 而未克成功, 此亦如人之生死,

早迟时刻,自有一定,不可强也。 总理即已接札,则凡承上启下之公文,自不得不照申照行, 切不可似我疏懒,置之不理也。 余生平之失,在志大而才疏,有实心而乏实力,坐是百无一 成。李云麟之长短,亦颇与我相似,如将赴湖北,可先至余 家一叙再往。润公近颇综核名实,恐亦未必投洽无间也。 近日身体略好,惟回思历年在外办事,愆咎①甚多,内省增 疚。饮食起居,一切如常,无穷廑②虑。今年若能为母亲大 人另觅一善地,教子侄略有长进,则此中豁然畅适矣。弟年 纪较轻,精力略胜于我,此际正宜提起全力,早夜整刷。昔 贤谓宜用猛火煮,慢火温,弟今正用猛火之时也。 李次青之才,实不可及,吾在外数年,独觉惭对此人,弟可 与之常通书信,一则稍表余之歉疚,一则凡事可以请益。 余京中书籍,承漱六专人取出,带至江苏松江府署中,此后 或易搬回。书虽不可不看,弟此时以营务为重,则不宜常看 书。凡人为一事,以专而精,以纷而散。荀子称耳不两听而 聪,目不两视而明,庄子称用志不纷,乃凝于神。皆至言也! 咸丰八年正月十一日 【注释】 ①愆咎:愆,罪过,过失。这里是指过失,错误。 ②廑:怀念,挂念。
j ǐ n

一百二十九、惟读书可变化气质

【原文】 字谕纪泽纪鸿儿: 儿今日专人送家信,甫经成行,又接王辉四等带来四月 初十之信, (尔与澄叔各一件) ,借悉一切。 尔近来写字,总失之薄弱,骨力不坚劲,墨气不丰腴, 与尔身体向来轻字之弊正是一路毛病。尔当用油纸摹颜字之 《郭家庙》 、柳字之《琅琊碑》 《元(玄)秘塔》 ,以药其病。 日日留心,专从厚重二字上用工。否则字质太薄,即体质亦 因之更轻矣。 人之气质,由于天生,本难改变,惟读书则可变化气质。 古之精相法者,并言读书可以变换骨相。欲求变之之法,总 须先立坚卓之志。即以馀生平言之,三十岁前,最好吃烟, 片刻不离,至道光壬寅十一月二十一日立志戒烟,至今不再 吃;四十六岁以前作事无恒,近五年深以为戒,现在大小事 均尚有恒。即此二端,可见无事不可变也。尔于厚重二字, 须立志变改。古称“金丹换骨” ,馀谓立志即丹也。满叔四 信偶忘送,故特由驿补发。此嘱。 涤生示 同治元年四月二十四日 一百六十四、以讲读二字为本,乃是长久之计 【原文】 澄弟左右:

吾乡雨水足,甲五、科三、科九三侄妇,皆有梦熊之祥, 至为欣慰!吾自五十以后,百无所求,惟望星冈公之后,丁 口繁盛,此念刻刻不忘。吾德不及祖父远甚,惟此心则与祖 父无殊。弟与沅弟望后辈添丁之念,又与阿兄无殊。或者天 从人愿,鉴我三兄弟之诚心,从此丁口日盛,亦未可知。 且即此一念,见我兄弟之同心,无论何房添丁,皆有至乐, 和气致祥,自有可卜昌明之理。沅弟自去冬以来,忧郁无极, 家眷拟不再接来署。 吾精力日衰断不能久作此官内人率儿妇辈久居乡间将一切 规模立定以耕读二字为本乃是长久之计。 同治六年五月初五日

吾人只有进德、修业两事靠得住。进德,则孝悌仁义是 也;修业,则诗文作字是也。此二者由我做主。得尺则我之 尺也,得寸则我之寸也。今日进一分德,便算积了一升谷; 明日修一分业,又算余了一文钱。德业并增,则家私日起。 至于功名富贵,悉由命定,丝毫不能自主。

1.敬字恒字二端是彻始彻终工夫鄙人生平欠此二字至今 老而无成深自悔憾。 2.敬以持躬恕以待人敬则小心翼翼事无巨细皆不敢忽恕 则常留余地以处人功不独居过不推诿

3.军中阅历有年益知天下事当于大处着眼小处下手陆氏 但称先立乎其大者若不辅以朱子铢积寸累工夫则下梢全无 把握。 4.急于求效杂以浮情客气则或泰山当前而不克见以瓦注 者巧以钩注者惮以黄金注者昏外重而内轻其为蔽也久矣。




友情链接: 时尚网 总结汇报 幼儿教育 小学教育 初中学习资料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