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 首页 > >

初中记叙文 飞驰往事-精品

飞驰往事
我被这个城市轻轻包裹着——高耸挺立的大楼,车水马龙的街道,喧闹嘈杂的集市。 瘦弱的我站在地平面上,我苦涩的一笑,一切都变了,城市,街道,集市,还有人心。
我是个不善言语的人,我就像一个观众在一旁观看着从小到大发生的一切。3 岁的 时候我就有了模模糊糊的意识,我用我的镜头看到的是笑——父亲开怀大笑,母亲笑 靥如花,就连依偎在母亲怀中的我也在笑。母亲把我抱在怀中,用手轻轻拍着我,她 说她要给我幸福,我咧开嘴笑了,尽管我不懂幸福。我只知道母亲会给我什么东西, 不管是什么我都会开心的。
我在成长——七岁之前的我冥冥感到一种物体如洪水猛兽般在心头波涛汹涌,母 亲没有食言,对我嘘寒问暖,无微不至,这个家虽不说很富裕,但是一套老房,两套 房子,一些现金,还是可以平平静静的过日子的。父亲在外工作,母亲留家干活。而 我在幼儿园里嬉戏玩耍,这个家,一直很安静。
生活细水长流的,静静流淌。我蹲在学校绿草地的墙角寻找着四片叶子的草—— 四叶草。那时我七岁了。我终于知道这么多年来陪伴我的原来是幸福,是母亲当年对 我承诺所说的幸福。
我轻轻捏着手中的四叶草,一直艳丽的蝴蝶飞过站在四叶草的叶尖。我好像这只 蝴蝶,伫立在幸福之上。
天空下起雨了,我撑着橘红色的伞回到家,当我推开那扇深黑色的大门,我看到 一张憔悴哭泣的面容,我问妈怎么了。母亲不回话,父亲坐在一旁冷着脸。雨下得出 奇的大,像是在下沙。
我跑到隔壁去问奶奶,奶奶显得很平静,她说父母亲被一个亲戚骗走了一套房子, 欠下了十几万。那个亲戚骗了别人三千多万,还贪污学校公款来做生意。然后奶奶加 重了语音——这个亲戚是你妈妈那边的人!
天空哗哗的流泪,脆弱的雨水湮灭了我的忧伤。他们分明隔了一道墙,叫做陌生。
我知道那个亲戚是谁,那是我很幼小时就有过的记忆,红姨和母亲的感情真的很 好,宛如亲生姐妹。还记得上幼儿园的时候,每次我放学就直接去了她家——红姨总 是邀请我们吃饭。红姨的家不大,但是很别致,到处摆放着她收藏着的陶器,古铜色 的桌椅木柜。姨很喜欢穿红色或鲜艳的衣服,所以大家都叫她红姨。我每次都把自己 在音乐课上的歌唱给红姨听,唱完了红姨唱,红姨的歌声很甜很美,而且声情并茂, 没有一点的造作。每次唱完母亲都第一个鼓掌,接着又凑到红姨旁边讨论怎么织毛衣。 我说奶奶红姨怎么会骗人呀,我撅着嘴。一向安静沧桑的奶奶一下子爆发,“喔呦,

你以为人人都像你那么单纯呀,人心隔肚皮诶!”奶奶用方言话向我抛了过来。我看 着奶奶对母亲的白眼,幸福渐渐在我心中干涸。我隐隐感到有什么事情要发生了。
还是那栋别致的房子,古铜色的衣柜,还有那个艳丽而失意的女人。我还是一个 观众的角色,我看到母亲和红姨对跪着,母亲泪流满面,支支吾吾的求红姨高抬贵手 放过她,而红姨面部早已扭曲,浓妆被眼泪冲刷的所剩无几。她说她没钱,做生意全 亏了,连这套房子里所有的东西——包括她最爱的陶器也是别人的了。母亲和红姨无 止尽的纠缠着,回复她们的只有我的呆表情。我知道红姨不会骗母亲的,曾今母亲生 病的时候,红姨毫无顾虑的把信用卡拿出来,说需要多少用多少。我想我母亲也不会 恨的,就连如今的母亲也在我面前常常念叨与红姨的日子,母亲说她不恨红姨,红姨 一开始亏了钱也想不做了,可想着还欠着母亲的债就不得不继续借钱妄图翻本,再说 红姨还有个好吃懒做,性情暴躁的老公。母亲自我安慰的念着,可她自知这几年来的 苦楚。
在接下来的 3 年里,母亲卖掉了一套房子,母亲是流着泪拿到钱的,因为她说这 是我的房子,“动了儿子的东西,我死也不能瞑目了”母亲总是这样自嘲。可压力不 止如此,父亲开始和母亲闹矛盾,说红姨是母亲那边的人,讲的兴起竟然说母亲那一 家人全是骗子。其实这根本不关母亲,是父亲丧失了一套房子和十几万心疼无处泄愤。 就拿母亲出气,父亲开始不工作,彻夜不归。
天意弄人。仅仅几个月后,房价就涨了几番。原先 40 万的房子如今也有三四百万 了。父亲发怒了,争吵越来越激烈。这一吵,我又混沌的度过了 2 年。
这两年里,母亲用剩下来的钱混日子。母亲常常一人埋头织毛衣,我看到了她皱 起的眉头,织着织着竟流出了泪。母亲再也不对我嘘寒问暖了。我站在母亲面前呆呆 的望着她,心中的幸福流逝。生活只教给我这个,发呆——深思。
直到两年前,家里的钱不多了,父亲如梦中初醒,停止争吵安安分分的去工作。 “固执”的父亲终于安分些了,我这么想。有这个稍微好一些的开端,我进入了初中。
我终于知道什么叫做人外有人。不仅仅是学习,而是他们——过着奢侈幸福的生 活。我看到他们从耀眼华丽的轿车里傲气的走下,全身名牌,他们的母亲珠光宝气, 父亲一身西装。而我呢?过时的灰色 T 恤,深黑色的长裤,还有我日渐憔悴的身材。 我的心头另外一股不知名的力量,是……嫉妒。——对!
我失望的向家里奔去,我冲进了门,大口的喘气。
母亲一脸诧异,问我怎么了。我说为什么他们都可以穿那么好的衣服?为什么每 天上下学有父母接送,为什么可以有手机照相机 mp4?为什么他们——那么幸福!我把 这几年的哀怨的全部凝聚在话里。
沉静了十秒钟,母亲叹了口气,她说——是生活所迫,是生活把我们弄得疲惫不 堪。

我再次失望的冲出家门。 我游离在这个城市的某一处,我只知道这是个繁华的城市。我眼顾周遭,街道的 两排挤着满满的商店,里面是流行时尚的衣服。还有街道中央来回穿梭的新贵车子。
猛然想起曾几何时我来过这,我细细的寻找,我找到了。那年五岁的秋天,枯黄 的落叶在地上盘旋有飘向远方,还有不少叶子肆意颓败。父亲母亲和我来到这旁边的 公园,那时母亲得了病,父亲扶着母亲坐在公园里的座椅上。手机响起悦耳的铃声, 里面是红姨的碎碎念。说钱汇过去了想用多少用多少。简直比父亲还要关心母亲。刚 刚病愈的母亲欣慰的一笑,说谢谢红姨。接着我开始在母亲腿边撒娇说我要吃冰激凌, 父亲竟出奇的宽容,答应了。我舔着冰冰甜甜的冰激凌,望着昏黄的天空和父母度过 了那个惬意的下午。
只不过那时没那么多商铺,车子,还有父母亲的那颗未曾伤害过和像伤害别人的 心,一切都变了。我从回忆中惊醒,眼泪在我脸上流淌,想想父亲母亲这么多年经历 的一切,还有我。突然发觉刚才的表现好像父亲发脾气的样子,我对不起母亲。
又是黄昏,我伫立在地平线上,晚霞尽照我修长的身材。我咧开嘴一笑,我这不 是为了幸福而笑,而是我的年华,我的苦涩。回忆——这些绵软的沙状物渗着我的泪 水在我眼前肆意焚烧,凝结成苍白的陶器,我想把它作为纪念品。
2019 年 11 月 06 日




友情链接: 时尚网 总结汇报 幼儿教育 小学教育 初中学习资料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