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 首页 > >

论卡夫卡的身份焦虑

发布时间:

龙源期刊网 http://www.qikan.com.cn 论卡夫卡的身份焦虑 作者:李柳枫 来源:《文学教育》2011 年第 04 期 内容摘要:20 世纪,在多语言多文化交织的文化空间里生活并创作的著名犹太作家卡夫 卡一生都在追寻个人身份与集体身份的认同,一生都处在寻求自我独特身份建构的身份焦虑之 中。他独特的出身、浓厚的民族觉醒意识注定了其一生的孤独。他与家人、尤其是与父亲的微 妙关系致使他始终处在被孤立的位置,而他对写作的执着、与生活的冲突则使其永远无法找到 合适的社会角色。这在他的生活,在他的作品中都有所反映。 关键词:卡夫卡 身份 身份焦虑 民族身份 陌生人 身份(identity)又译认同、同一性等,是一种意识形态性的主体定位,既涉及主体具有的 种族、阶级、阶层、性别、宗教、职业、语言等结构标志,又与其深处其间的政治制度、社会 规范、文化结构、历史传统密切相关。人在社会中,都是活在某种身份之下的。而“当某些假 定为固定的、连贯的和稳定的事物受到怀疑并被不确定的经历取代时”,身份认同就成为了问 题。自 20 世纪 70 年代以来,在西方身份问题已经成为人们倍加关注的热点问题。 20 世纪,在多语言多文化交织的文化空间里生活并创作的著名犹太作家卡夫卡一生都在 追寻个人身份与集体身份的认同,一生都处在寻求自我独特身份建构的身份焦虑之中。他独特 的出身、浓厚的民族觉醒意识注定了其一生的孤独。他与家人、尤其是与父亲的微妙关系致使 他始终处在被孤立的位置,而他对写作的执着、与生活的冲突则使其永远无法找到合适的社会 角色。这在他的生活,在他的作品中都有所反映。 西德批评家君·安德斯写道:“作为犹太人,他在基督徒中不是自己人;作为不结帮的犹太 人,他在犹太人当中不是自己人;作为说德语的人,他在捷克人当中也不是自己人。作为波西 米娅人,他不完全是奥地利人;作为替工人保险的雇员,他不完全是资产阶级。作为中产阶级 的儿子,他又不完全是工人。但是在职务上面他也不是全心全意的,因为他觉得自己是作家。 但是就作家来说,他也不是,因为他全部精力都是用在家庭方面。而‘在自己的家庭里,我比 陌生人还要陌生’。” 君·安德斯非常精辟地概括出了卡夫卡一生的尴尬身份。在我看来,卡夫卡身份的焦虑主 要体现在以下三个方面: 第一,民族身份的焦虑。 龙源期刊网 http://www.qikan.com.cn 作为出身在布拉格的犹太人,卡夫卡从小就有着浓厚的民族觉醒意识,他对他父亲对犹太 教不甚看重的做法十分不满。从根本上来说,卡夫卡的民族身份焦虑首先在于他是一个犹太 人,而且是一个不入会的犹太人。 每个犹太人都渴望有一个家园,并为此而不断寻找,这在卡夫卡的长篇小说《城堡》中有 着最真实的反映,异乡人 K 不远千里来到一个陌生的村子寻找家园。但是,“谁都不是谁的同 伴。”事实上,这就是犹太人特有的感情,“他们想在异乡土壤上扎根,他们使出全副心力使自 己变得同那些当地人完全一样以便与之接*,然而他们却从未完成哪种融合”。也正因为如 此,K 始终没有在村子里扎根,始终没有被村子里的人接纳,尽管他已经屈身为学校的看门人 了,仍然无济于事。这就像是一种宿命,犹太人注定是要被放逐的民族,注定终身无所依傍— —当然,卡夫卡虽然几乎没有离开过他的家乡布拉格,但他仍然是处在漂泊的地位,正如他所 说,“从我诞生的犹太城卡普芬街道故乡的路无限遥远”。显然,他并没有把自己的出生地当做 自己的故乡,而是一直在遥望远方的巴勒斯坦这个犹太人的根生长的地方。为此,他甚至愿意 放弃自己的工作。 “您不会放弃这里的位置吧?” “为什么不呢?我梦想到巴勒斯坦当农业工人或手工工人呢。” 卡夫卡就是这样梦想的,在他的内心深处,有着强烈的犹太民族情结,紧紧依附于犹太民 族传统。而对于他的出生地布拉格,对于他的语言德语,对于他的祖国的奥地利,他始终都是 一个陌生的他者。“他从来不觉得,德语是他的‘家乡语言’(摘自卡夫卡给他未婚妻的父亲的信 件的草稿)”,“德语只是他用以装饰的门面,从来不是他表达心声的手段”,他不止一次地发 牢骚说,他“脚下没有坚实的犹太土地”。 为此,他学*希伯莱语,抄写犹太文学故事,抄写东欧犹太人的各种历史故事……表现出 他对犹太人历史的强烈兴趣。然而,也正是在卡夫卡与犹太民族的这种身份认同的完成中,他 与现实生活中的环境也更加格格不入了。他的一切努力只是徒劳,反倒加深了他的民族身份焦 虑。 第二,家庭身份的焦虑。 在卡夫卡的一生中,其家人与他的关系十分微妙,而其父亲当之无愧是对他影响最深的 人。他父亲的强大让他无比自卑,父亲的专制让他无比压抑,父亲的无限权威让他无比痛 苦……可以说,父亲是卡夫卡在整个人格形成过程中的一个不可或缺的决定性因素。在卡夫卡 的那封长达数十页的《致父亲》的信中,他敞开心扉,不无大胆地像其父亲发出了挑战: 你教育孩子所采用的特别有效的、至少在我看来是从不失效的办法是辱骂、威胁、讽刺、 狞笑——以及奇怪的办法——自怨自艾。 龙源期刊网 http://www.qikan.com.cn 从这里,可以看出,卡夫卡对其父亲的不满有多么深。然而,这封信却是由母亲转交,最 终并没有到他的父亲手中。所有的这一切反抗,都只是徒劳。他的父亲让他始终处在痛苦、恐 惧、自卑、负罪感的边缘,然而他却只能够忍受。父亲让他学*法律,他只能放弃深爱的文 学;父亲不愿让其写作,他只能顶着巨大的工作生活压力在业余时间写作;父亲不愿让他学* 犹太教,他只能默默忍受其指责……事实上,卡夫卡在信中写道,“我的每一项活动,特别是 我对任何一件事物的每一种兴趣,从一开始就遭到你的反对”。这让卡夫卡痛苦的同时,也让 他无比的焦虑——他不知道作为卡夫卡家长子的他身份何在,颜面何存! 尽管这封咄咄逼人的信最终没有发出,但是在卡夫卡的小说《判决》中,我们完全可以看 到卡夫卡作为儿子的悲惨境地——父亲永远都不信任他,而他则最终在父亲的判决中跳河而 死。甚至《城堡》中 K 同城堡官员克拉



友情链接: 时尚网 总结汇报 幼儿教育 小学教育 初中学习资料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