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 首页 > >

唐宋文学资料

发布时间:

汉语言班的部分题目: 简答:1.柳词的成就;2.唐传奇的特点;3.唐诗繁荣的原因 名词解释:1.“四唐”;2.江西诗派;3.花间集;4.古文运动 论述:1.结合具体作品说明王维山水诗的特点
2.论述苏轼的“以诗为词” 赏析:欧阳修的《踏莎行》(“候馆梅残,溪桥柳细”那首) 《踏莎行》 候馆梅残,溪桥柳细,草薰风暖摇征辔。离愁渐远渐无穷,迢迢不断如春水。 寸寸柔肠,盈盈粉泪,楼高莫*危阑倚。*芜尽处是春山,行人更在春山外。
这首词上片写行者的离愁,下片写行者的遥想即思妇的别恨,从游子和思妇两个不同 的角度深化了离别的主题。全词以优美的想象、贴切的比喻、新颖的构思,含蓄蕴藉地制 造出一种“迢迢不断如春水”的情思,一种情深意远的境界。 上片写游子旅途中所见所感。开头三句是一幅洋溢着春天气息的溪山行旅图:旅舍旁的梅 花已经开过了,只剩下几朵残英,溪桥边的柳树刚抽出细嫩的枝叶。暖风吹送着春草的芳 香,远行的人就在这美好的环境中摇动马缰,赶马行路。梅残、柳细、草薰、风暖,暗示 时令正当仲春。这正是最易使人动情的季节。从“摇征辔”的“摇”字中可以想象行人骑着马儿 顾盼徐行的情景。以上三句的每一个静态或动态的景象,都具有多重含义和功能。廖廖数 语,便写出了时间、地点、景物、气候、事件和人物的举动、神情。 开头三句以实景暗示、烘托离别,而三、四两句则由丽景转入对离情的描写:“离愁渐远渐 无穷,迢迢不断如春水。”因为所别者是自己深爱的人,所以这离愁便随着分别时间之久、 相隔路程之长越积越多,就象眼前这伴着自己的一溪春水一样,来路无穷,去程不尽。此 二句即景设喻,即物生情,以水喻愁,写得自然贴切而又柔美含蓄。 下片写闺中少妇对陌上游子的深切思念。“寸寸柔肠,盈盈粉泪。”过片两对句,由陌上行 人转笔写楼头思妇。“柔肠”而说“寸寸”,“粉泪”而说“盈盈”,显示出女子思绪的缠绵深切。 从“迢迢春水”到“寸寸肠”、“盈盈泪”,其间又有一种自然的联系。 接下来一句“楼高莫*危阑倚”,是行人在心里对泪眼盈盈的闺中人深情的体贴和嘱咐,也 是思妇既希望登高眺望游子踪影又明知徒然的内心挣扎。最后两句写少妇的凝望和想象, 是游子想象闺中人凭高望远而不见所思之人的情景:展现在楼前的,是一片杂草繁茂的原 野,原野的尽头是隐隐春山,所思念的行人,更远在春山之外,渺不可寻。这两句不但写 出了楼头思妇凝目远望、神驰天外的情景,而且透出了她的一往情深,正越过春山的阻隔, 一直伴随着渐行渐远的征人飞向天涯。行者不仅想象到居者登高怀远,而且深入到对方的 心灵对自己的追踪。如此写来,情意深长而又哀婉欲绝。 此词由陌上游子而及楼头思妇,由实景而及想象,上下片层层递进,以发散式结构将离愁 别恨表达得荡气回肠、意味深长。这种透过一层从对面写来的手法,带来了强烈的美感效 果。
王维山水诗的特点 王维的山水田园诗不仅画意盎然,清逸明秀,意境深远,山水诗特点主要有以下三个方面. "诗中有画"诗画美 诗中有画,画中有诗".这是苏轼高度赞扬王维山水诗成就的.王维以诗人兼画家的眼光来 观察客观世界,凭着自己长期隐居于山水林壑之间对自然的独特敏感与对画理的娴熟运用, 他别巨匠心地剪取自然界中那些最有特征的水色山光写入诗中,凭借诗情绘画,使山水诗与 山水画互为渗透,融而为一.他的山水诗不仅体现出画诗的构图,色彩和造型之美,还能充分表 现山光水色在时空瞬变中的神采.给自然景色注入了人的气质,人的性格,人的精神,从而使他 的诗,形神俱佳,气韵生动. 王维以清新淡远,自然脱俗的风格,创造出了一种“诗中有画, 话中有诗”,“诗中有禅”的意境,在诗坛树起了一面不到的旗帜。情景交融,浑然天成。 王维的山水田园诗在结构上吸取了绘画技法的特点。王维山水田园诗还在画面的空间 感作了精心设计。我国古代绘画非常讲究画面布局的虚实、大小、远*、疏密、浓淡等关
-1-

系的处理。王维的山水田园诗成功地运用了这些技巧。 看王维的《终南山》,诗人在首联中描写终南山直干云霄的壮伟雄姿和东延海隅的磅礴
气势,在辟空而来的突兀挺拔之势和极富艺术想象力的对句中,给人强烈的壮美印象,"*天都 "虽属夸张,但这是诗人仰视终南山时对它巍峨高峻之势所作的艺术概括."到海隅"描写终南 山逶迤绵延,峰峦起伏之态,概括出远观的景象.颔联写诗人攀登终南山时所见云烟变幻的美 景,诗人置身于大山中,朝前看,白云弥漫,像是云的海峰,再往前走,白云化为雾气,至走入雾中, 连*处的雾气也看不清了,既显示出大山景物的变幻多姿,也表达出诗人不由兴起的惊叹,愉 悦和赞美之情.在迷蒙的喜悦之中,诗人登山中锋,此刻群山万壑因地势和位置的不同,呈现出 千姿百态,以衬托中峰的雄姿.
王维山水诗,既继承了二谢(谢灵运,谢朓)的工笔精细,注重形象实感的优点,又能以禅入 诗,使山水诗从直感,直叙跃进到妙想入神的境界.即从"形似"跨进到"形神兼似"的新阶段.王 维受其母亲的影响较深,吸收禅宗的超然脱俗,以佛家的目光观察世界,"山河天眼里,世界法 身中."同时,又将佛教的"空","寂"之境,作为人生的归宿.因此,他的诗作,呈现出"空灵境界",这 正是他的山水诗达到极致的一个标志,也是他的山水诗形神兼似的最好解释.所以他的山水 诗空灵冲淡,幽雅悠远,意蕴无穷,具有永恒的魅力.
王维凭着对音乐的特殊修养,在创作山水诗时,能够比别人更敏锐地感受并精确地把握 山水自然的天籁.通过精炼而富于诗意的语言,作有声有色的表达.从以上诗例中,可以看到,诗 人不仅融音乐技巧入诗,写出山水中律动的自然天籁,也通过某种音响的特点传达诗人的情 志,透露人同自然相契的虚静与灵动.王维将*凡的音响融于诗中,以表现自然生态的动静生 息和飞跃的生命活力,并着意用不同音响在心弦上鸣奏,显示自己不同的心境.这就是王维山 水诗着意刻画自然音响带来的诗意和魅力.
而王维诗歌的风格也是多样性的. 关于王维山水诗歌的风格,历来诗评家们有过许多评述.诗歌的艺术风格,与诗人的思想, 感情,个性,审美爱好以及诗歌的意境,意境的表达方式和表现手法等等,有着密切的关系.自然 优美,清雅冲淡是王维诗歌最突出的艺术风格. 这种风格主要体现在诗人的那些反映隐逸生 活情趣的山水诗中,如《山居秋冥》。 王维的山水诗具有极高的审美价值,拓展了诗歌艺术的发展空间,为我国诗歌艺术的成 熟与创新作出了不朽的贡献.
苏轼的“以诗为词” 二、以诗为词的实践:诗词一体, 纵观苏轼词创作的实践,其与一般婉约词的不同,主要表现在以下两个方面: (一)、题材宽广、境界阔大 刘熙载在他的《艺概》中说:“词至东坡,其境益大,其体始尊,无意不可入,无事不可言。” 他给予了苏词非常高的评价,并且提出了“尊体”的看法,这绝非什么溢美之辞,苏轼在 前人或同辈范仲淹、欧阳修、王安石开拓词境的基础上,进而把“诗”的“言志”功能带 入“词”中,借鉴“诗”的题材、境界入“词”,使得文章道德与儿女私情并见于词,从而 大大提高了词的文学地位。总览苏轼的词的风貌,除却传统的婉约清丽外,就“以诗为词” 而言,在词的题材与境界的开拓上,大致体现在以下三端: (1)、表达治国*天下之志的“言志词” “言志”是宋人“诗道”的核心,也是宋人诗文中最常见的题材。但在“词”里表达士大 夫文人治国*天下之志的,在苏轼之前是非常罕见的。他在这一方面做了很多有益的尝试, 为后代词家树立了榜样。如: 江城子 密州出猎 老夫聊发少年狂,左牵黄,又擎苍,锦帽貂裘,千骑卷*岗。为报倾城随太守,亲射虎, 看孙郎。 酒酣胸胆尚开张;鬓微霜,又何妨。持节云中,何日遣冯唐?会挽雕 弓如满月,西北望, 射天狼。
-2-

苏轼这首词笔力雄健,一扫当时词坛盛行的脂粉气,的确如他所言“无柳七郎风味”。词中 写出猎时的盛况,可谓有声有色,使人有身临其境之感。下半阕气概尤为豪壮,结语“西 北望,射天狼”表达了他以天下为己任,渴望为国家建功立业,扫*边患的壮志。又如词 作《沁园春》中写道:“当时共客长安。似二陆初来俱少年。有笔头千字,胸中万卷,致君 尧舜,此事何难。”更是直抒胸臆,表现了作者“致君尧舜”的兼济之志。 (2)、借古抒怀的“咏史词” “咏史”是我国古典诗歌中,极常用的一种题材,大都是通过对古人古事的歌咏来抒发自 己的怀抱,实质上也是一种“言志”。当然上文举例的“言志词”中也出现了运用历史典故 的情况,因为并非贯穿始终,只能看作是“比兴寄托”的运用。诗词之间,就写作方法(赋、 比、兴)的使用上的差异而言,词偏重于赋,即长于铺叙。而苏轼“以诗为词”在技巧运 用方面的 实质是把常用诗的“比、兴”手法多用于词。显然“用典”是实现“比兴寄托”的重要手 段。 论及苏轼“咏史”词的创作,就不能不提及他的《念奴娇•赤壁怀古》。 念奴娇 赤壁怀古 大江东去, 浪淘尽 ,千古风流人物 。故垒西边, 人道是、 三国周郎赤壁。乱石穿空, 惊涛拍岸 ,卷起千堆雪 。江山如画 ,一时多少豪杰。 遥想公谨当年,小乔初嫁了,雄 姿英发。 羽扇纶巾,谈笑间 、强虏灰飞烟灭。故国神游,多情应笑我,早生华发。人生 如梦,一尊还酹江月。 这首被宋人胡仔称誉为“真古今绝唱”的词作,是苏轼在元丰五年(1082)谪居黄州,畅 游赤壁写下的名篇,作者借三国时期赤壁之战的旧事来抒发自己的怀抱。词中描写赤壁雄 奇的景色,塑造了周瑜“雄姿英发”的英雄形象,表达了作者渴望建功立业,却困于无常 世事的激愤情怀。风格极为豪放。正是苏轼对诗歌中的借古抒怀手法的借鉴,造就了这首 将被千古传唱的不朽词作。 (3)、寄托遥深的咏物词 我国诗歌从《诗经》开始,就有所谓“兴寄”的传统,而《楚辞》又开创了以“香草美人” 抒发情志的优良传统。使用“比兴寄托”的手段,抒写人生感悟的咏物抒怀、借景抒情之 作在宋诗中是很常见的。 在词的创作中,单纯以咏物为表象贯穿始终,并且在其中包含遥深寄托的词作,苏词也作 出了很好的表率。如: 卜算子 黄州定惠院寓居作 缺月挂疏桐,漏断人初静。谁见幽人独往来,飘渺孤鸿影。 惊起却回头,有恨无人省。拣 尽寒枝不肯栖,寂寞沙洲冷。 本词作于宋神宗元丰六年,创作时间与上文所引《念奴娇• 赤壁怀古》只差一年, 都是在“乌台诗案”后,苏轼以罪人身份谪居黄州,政治上极度失意时创作的,词中借咏 孤雁而自况,表达不与世俗同流合污而宁可固守冷落的人生态度。词中通篇只有意象,其 中人与雁,浑然一体,取象托譬,寄托遥深,风格清奇冷隽。 苏轼致力于词的题材与境界的开拓,的确做到了“诗词一体”,他所作词的题材、境界与诗 几乎一般无二。然而,由于诗与词在声律方面存在的客观差异,必然将造成创作时安排声 韵的不同,但在方面,苏轼同样表现出“以诗为词”的倾向。 (二)不以词意就词律
苏轼的“以诗为词”的具体表现 1、以诗境入词境。 唐诗在构建意境方面已经达到了成熟、完美、至善的地步,苏轼创造性地取诗之“长”而 补词之“短”,把唐诗美好的诗境变为宋词美好的词境。如:他的《浣溪沙》“簌簌衣巾落 枣花,村南村北响缫车。牛衣古柳卖黄瓜”;他的《定风波》中“莫听穿林打叶声,何妨吟 啸且徐行,竹杖芒鞋轻胜马,谁怕?一蓑烟雨任*生”等,词中不再仅仅是花前月下的胜
-3-

景、深闺寂寞的惆怅,还有田园牧歌的美好,还有仕途失意的苦闷。用词句表现诗情画意, 用词的语言来表现封建士大夫阶层的情感、志趣、抱负,把词的题材取向从应歌回归到表 现自我上来,并从现实中撷取创作题材,因此苏词中的取材十分广泛。有打猎、尚武之作: 如《江城子?密州出猎》;有慷慨悲歌之作:如《念奴娇?赤壁怀古》;有乡野游乐之作:如 《浣溪沙》;有伤别、悼亡之作:如《水调歌头?明月几时有》、《江城子?十年生死两茫茫》。 这就与诗的题材取向取得了一致,用能写诗的内容来写词,使词的意境如诗的意境一样的 辽远、开阔。这是苏轼“以诗为词”的首要表现。可以说这一点是从前的词所不能企及的。 例如《水调歌头 明有几时有》这首仲秋之词 明月几时有?把酒问青天。不知天上宫阙,今夕是何年。我欲乘风归去,又恐琼楼玉宇, 高处不胜寒。起舞弄清影,何似在人间。 转朱阁,低绮户,照无眠。不应有恨,何事偏向别时圆?人有悲欢离合,月有阴晴圆缺, 此事古难全。但愿人长久,千里共婵娟。 这首词之所以具有永久的魅力,还在于词中蕴涵着深刻的哲理思维和以诗为词的创造手法。 苏轼在词的结构中,把诗文的议论手法直接引入词,促使中秋词在抒情的同时又具有雄辩 的力量;每片都从三个层次形象地展开议论,形象思维渗透着逻辑思维。全词以青天为背 景,以明月为中心,创设了一个神话般美丽的境界,加之作者丰富的想象力,又给词染上 了神奇瑰丽的色彩。以前,这种境界只有在诗中才能见到,作为“小道”的词是容不下这 样的“大境界”的,从这一点可以充分体现词人丰富的想象力和豪迈的性格。 下面我们再看他的另一首词:《临江仙》 夜饮东坡醒复醉,归来仿佛三更。家僮鼻息已雷鸣。敲门都 不应,倚杖听江声。 长恨此生非我有,何时忘却营营?夜阑风静毂纹*。小舟从此逝,江海寄馀生。 这首词记叙了深秋之夜,词人开怀畅饮,醉后反归临皋的情景,创造了一个极其安适的静 美境界。因为夜阑更深,万籁俱寂,所以伫立门外能听到门里家僮的酣声。也正因为四周 的极其静谧,所以词人在敲门不应的时候,能悠悠然 “倚杖听江声”。以动衬静,以有声 衬无声,是常用的诗家手法,从写家僮 “鼻息如雷”到进而写谛听江声,把夜之深、夜之 静完全衬托出来,使人有身临其境之感 。 再比如他的:《蝶恋花》 花褪残红青杏小。燕子飞时,绿水人家绕。枝上柳棉吹又少,天涯何处无芳草! 墙里秋千墙外道。墙外行人,墙里佳人笑。笑声不闻声渐消,多情却被无情恼。 此词上片虽写暮春景色与伤春情绪,然却作旷达之语。这在一般的婉约词或豪放词中是看 不到的,伤春与旷达本是互不相关、相互对立的两种感情,然而词人却通过一系列的艺术 形象和流利的音律把它们统一起来。下片是通过人的关系、人的行动表现对爱情以至整个 人生的看法。 “墙里秋千”自然是指上面所说的 “绿水人家”。由于绿水之内环以高墙, 所以墙外行人只能看到露出的秋千。不难想象,此刻发出笑声的佳人是在荡着秋千。在艺 术描写上,有一个藏和露的关系,词人只露出墙头的秋千架、露出佳人的笑声,佳人的容 貌与动作则全部隐*鹄矗眯腥擞攵琳咭黄鹑ハ胂螅谙胂笾胁耷畹囊馕丁?梢运担 一堵围墙挡住了视线,却挡不住姑娘们的笑声,挡不住行人的感情。词人想象的翅膀更可 以飞越围墙,创造出一个瑰丽的诗的境界。这种写法可谓绝顶高明。 2、以诗风入词风 在这之前,无论是花间词派的“婉丽绮靡”,还是“一冯二主”的亡国之音,其实风格都大 同小异,都没有摆脱“香软”、“婉约”的限制。苏轼却有所不同,他既是词人,也是诗人。 所以他不自觉地继承了前代诗文化沉淀下来的“*稹保缣资绲摹袄寺荨薄⒗隙 诗风的“沉郁顿挫”、摩诘诗风的“洒脱自然”、陶潜诗风的“恬淡悠远”,都为苏轼词风的 发展提供了良好的借鉴。在继承诗风的同时,诗风入词风也就顺理成章了。然而,苏轼在 词上的发挥却比诗更淋漓尽致些。我们在他的许多词作中都能找到前代诗歌的影子。 如:《水调歌头》中的“明月几时有?把酒问青天”脱胎于李白《把酒问月》“青天有月来 几时?我今停杯一问之” 的诗句;《念奴娇?赤壁怀古》中“多情应笑我,早生华发”的词 句,也会让人想到杜甫悲秋时“艰难苦恨烦霜鬓,潦倒新停浊酒杯”心境;《采桑子》“停
-4-

杯且听琵琶语,细丝轻拢”则由白居易的《琵琶行》中“今夜闻君琵琶语”的诗句而来。 下面我们以《江城子?密州出猎》做具体分析: 老夫聊发少年狂,左牵黄,右擎苍,锦帽貂裘,千骑卷*冈。为报倾城随太守,亲射虎, 看孙郎。 酒酣胸胆尚开张,鬓微霜,又何妨!持节云中,何日遣冯唐?会挽雕弓如满月,西北望, 射天狼。 全词以描写词人自我抒情形象为主,烘托以射猎的壮阔场面。上片以鲜明的动态写出猎盛 况。开头一句以情语起句,奠定了少年人豪气的感情基调,然后从行动上描写豪气的具体 表现。“左”,一个太守,亲自牵黄擎苍,其豪气可见。“锦帽貂裘,千骑卷*冈”二句写打 猎的阵容,动静结合。“亲射虎,看孙郎”据《三国志》记载孙权曾亲自射虎,人皆称勇。 此处以孙郎自比,突出自己的豪情万丈的气概,给自我抒情形象赋予英雄色彩。下片抒发 报国守边的豪情壮志,“酒酣胸胆尚开张,鬓微霜”把豪壮的气势纳入已到中年的躯体中, 符合作者的年龄和身份。“持节云中,何日遣冯唐?”这是一个典故,据《汉书 冯唐传》, 汉文帝时,云中太守魏尚戍边有功,却因小错获罪,冯唐向汉文帝劝谏,文帝终于醒悟, 派冯唐持着节杖,去云中赦免魏尚。苏轼用这个典故,实是以魏尚自拟,以大胆的构想填 补现实的不足,使全词的想像多于现实,豪情大过行为。 这首词是苏轼最早的一首豪放词,词中饱含着立功报国的雄心壮志。在苏词以前,严肃的 题材和崇高的格调,似乎是词体所不能承担的。苏轼以一个诗人的敏感,捕捉到一股豪放 之气,经过创造性的发展,终于把原来诗文中能表达的旨意写入词中,给词坛带来全新的 冲击。再如:《念奴娇?赤壁怀古》 大江东去,浪淘尽,千古风流人物。故垒西边,人道是:三国周郎赤壁。乱石穿空,惊涛 拍岸,卷起千堆雪。江山如画,一时多少豪杰。 遥想公瑾当年,小乔初嫁了,雄姿英发。羽扇纶巾,谈笑间强虏灰飞烟灭。故国神游,多 情应笑我,早生华发。人生如梦,一尊还酹江月。 词的上片,首先创设了一个激情奔纵、气势宏伟的艺术境界。作者以他奔放的笔力勾勒出 一个雄阔的场面,然后加以粗犷地点染,就像一个胸有成竹的大画家画山水画,纵情泼墨, 而不刻意雕琢,这样形成的意境更加开阔,风格更加豪迈。滚滚东去的长江,流去的不仅 是滔滔的江水,还有无数历史上的英雄人物。作者伫立于江岸之上,欣赏着穿空的石壁, 汹涌的江水,引发出无限的感慨,怀古之情油然而生。这首词是他豪放词风的代表作,“壮 难描之景于目前,抒不尽之意于言外。”①里面不但有刚劲的文笔、开阔的意境、豁达的品 格,更有他敢于打破陈规的开创精神,为宋词中的典范之作。这正体现了苏轼的“以诗为 词”对词风的转变。 3、以诗格入词格 词是唐代音乐——燕乐的产物,起源于敦煌曲子词。后经中唐文人白居易、刘禹锡等人的 尝试,晚唐温庭筠、韦庄等花间词派的定型,形成了一种香艳、纯情、惟美的“艳科”局 面。它始终是一种音乐的附属物。苏轼突破了音乐对词体的束缚,把它由一种依赖音乐传 播的歌词变成一种独立的抒情诗体,促进了词体的解放。由“歌者之词”变成“封建士大 夫之词”,完全可以自由的抒发词人的心胸。 如他的《蝶恋花》,按照词律,这一词牌本为双叠,上下片各四*韵,字数要相同,节奏要 相等。而这首词因为前后感情色彩不同而节奏各异,不能说是词牌本色,一定是受到了移 诗律以填词的影响。 再如前面提到的《江城子?密州出猎》,无论其内容和音节,让那些娇滴滴的美女来演唱, 显然不合适。苏轼大胆改革演出形式,命壮士来唱,一面唱一面鼓掌顿足,并吹笛击鼓作 为节拍,一时声情和文词相合,场面极为壮观。他这种用男性代替女性,用豪壮代替柔媚 的演唱形式,对词坛不能不说是一种创新。他突破了常规,创新了词的形式,打破了声律 对词情的制约,使格律更好地为表达内容服务,创造了更加自由的空间。 三、苏轼的“以诗为词”对提高词的地位所做的贡献 下面我们以苏轼的代表作《水调歌头》为例,来具体说明苏轼的“以诗为词”对提高词的
-5-

地位所做的贡献。 水调歌头 明月几时有?把酒问青天。不知天上宫阙,今夕是何年。我欲乘风归去,又恐琼楼玉宇, 高处不胜寒。起舞弄清影,何似在人间。 转朱阁,低绮户,照无眠。不应有恨,何事偏向别时圆?人有悲欢离合,月有阴晴圆缺, 此事古难全。但愿人长久,千里共婵娟。 作者从眼前景物推开去,对人间宇宙做高度概括:事物无十全十美,人生忧患与生俱来, 在所难免。词中深刻的哲理性,是作者豁达胸襟的体现。词尾用“但愿人长久,千里共婵 娟”作结,表现了作者从个人的情感中解脱出来,由对仕途的苦闷释怀、对亲人的怀念, 变为对所有天下人的美好祝愿。全词以青天为背景、以明月为中心,创设了一个神话般美 丽的境界,加之作者丰富的想象力,又给词染上了神奇瑰丽的色彩。以前,这种境界只有 在诗中才能见到,作为“小道”的词是容不下这样的“大境界”的。从这一点上我们足可 以看出“苏词”在开拓词的意境方面所做的突破,这是我们读“苏词”时常读常新的一个 主要原因。 同时作品写景、抒情、议论有机结合,情、景、理三者兼胜,相得益彰。这是把诗的表现 手法灵活地运用到词中的典范,是苏轼“以诗为词”增强词的表现力的重要开拓。此后写 中秋词的不少,但超过苏轼的,却没有一人。难怪南宋胡仔《苕溪渔隐丛话》云:“中秋词 自东坡《水调歌头》一出,馀词尽废。” 总体说来,词的创作到苏轼出现了极大的转变。抒发纵横豪放的襟怀,张扬自己随缘自适 的个性,表现自己喜怒哀乐的情感,使词的意境大大开阔起来。就这样,苏轼打破了婉约 派一统词坛的格局,用他那雄浑的笔力,开创了豪放派的词风,突破了诗、词之间的传统 界限,使词的内容更加丰富,更能反映社会现实生活,表现丰富的思想感情,从而提高了 词的地位,为诗歌的良性发展做出了开创性的贡献。
-6-




友情链接: 时尚网 总结汇报 幼儿教育 小学教育 初中学习资料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