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 首页 > >

千年一叹,醉叹心疼难成真

梦里依稀,几许庭深,游荡在醉去的繁华散尽,晶莹的泪光朦胧了身后的尘烟,于一卷 水墨散开在年华里凋零的温情,纵决堤泛滥的豪情万丈,将那千年一叹的梵音,在红尘中摆 渡低呤褪去最孤独的尘寰。题记 飞笺一纸春花,多情只笑无奈。慰聚在耐人寻味的匆匆一别,放眼纷飞在流逝的光阴, 过多旖旎的心事随着湿润的几瓣沉香,在几多坎坷的萧索中,若水般的缱绻在心底荡漾不知 所措的恍惚。 岁月无情,人生长恨水长东,在经年过后,醉卧西楼,纷沓在平平仄仄的音韵之间。勾 勒笔墨入画寂寞篇章描绘在不知所起,不知所中的回忆里,让弥漫在久违婉约的思绪,如莲 的情怀,含苞在流年的指尖轻舞飞扬别致的典雅。 逶迤在年轮斑驳的时光,携一卷清词徜徉在幽幽梦境的翩然,虔诚那朝朝暮暮的渴望, 将佳期似梦萦绕在瘦瘦的思念中,又是谁遥望彼岸无人的渡口,游荡着空虚的灵魂期盼着爱 情的轮回,不忍看花开花谢的满天飞的泪痕。 或许,年华老去后,当我们怀着那一份无法搁浅的情感,细数云水之时,是否会让心扉 不会在次撕碎;当我们摇曳者衣单薄凉的三千杯盏时, 是否会在心海荡漾出彼时此时的凭栏抛 月,把酒言欢了? 芳华若梦,几多感慨,过往的故事在春去秋来里徘徊,使我困顿在前方的路迢漫漫,不 觉无语,黯然离下。其间所有咸涩的酸楚都不肯远我而去,难得逍遥认识,只能醉罢饮下这 浓郁的风雪独酌。 烟波迷离,清香芳菲,蝶蛹心词挥洒着寒情冷墨,只我叹息重重,秃废的心灵只是让我 学会了沉默,强忍泪水的打转,低头默默的转身。 过去的痕迹,依旧是难以抚平,耳畔的曲乐,伴随风起的旋律,跳动在心底的颤抖,于 无数红尘的烟花人生中上演了某个特定的情节,随之一抹淡淡的忧伤变一发不可收拾。 望穿秋水,变幻阡陌,走过春江花月的空灵,赏过唐诗宋词的淡雅,行过礼法佛理的经 文,看过人生的世态炎凉。这些沧桑的蹉跎,缅怀的青春之情,却是丧失了天真的自我。 静坐在时光的一端,梳理这残缺的柔情。其实,没有谁愿意和自己过不去的,只是人生 很难重新开始,那凋零的爱,难解的情,匮乏的意,或者植入在骨髓的人,又怎会不让我借 着夜色中买醉生生的疼。 独居一水,我自扪心。不知多少次想要远离这个喧嚣的尘世,但是内心总是有一股含泪 的不舍,深藏这心中的牵挂,展望在憧憬的想象之中,于是,孤单也就成了习惯,但是我知

道,给某些在乎我的人伤痛是自私的,至少还有寂寥的文字支撑着走下去。 云烟飘渺,寂寞流年,很想在很远的地方化成一缕清风,拂过在明媚的自然,寻着花儿 般微笑的纷香,不用悲伤的躲在云里哭泣,就好像一切都不曾发生一样。 天边云卷云舒,水中水榭楼台。灵魂深处游寂在千年之缘的夙愿,一身苍凉的流光,在 百折千回后,人生踪迹浮萍中,尘埃落定下的洒脱却不是我释怀回忆的真实面貌,值得在清 纯散场后独自撷一份无奈的心情。 一世清阙,半生疏别。我不知道缘分这个东西是怎样来衡量的,能够让人在太多的彷徨 岁月中,望着这份纠结的情感。或许吧,千年前,就已经注定了今生的这场烟火的绚丽而又 短暂。 轻挽韶华,陌上天涯。我不知道我为什么要等待,也许等待是一场遥远的旅途,也许是 对过去追忆的不舍。等待清风明月,余晖彩霞,一个人麻木的守候着日月轮回的演绎,感受 风轻轻的吹皱湖水的清愁。 一路踏歌,一路盛放。生命无处不在奔波,人生难得一红颜或知己,当不堪的情绪都被 绝望给掩埋, 独自划过风中的感受却是没有了昔日的欢声笑语;寂静的生命只能归于那湛蓝的 天空中,对湖倒影,与月倾诉,千般苦涩,顾影自怜。 千年一叹, 琴瑟难合。 借问芊云弄巧, 飞星传恨。 是谁在杨柳岸伫立一江春水折柳而歌, 更看花好月圆的欣喜,不忍酒入愁肠,化作相思泪的心语;把盏今宵凉夜,追忆曾聚高杯,是 谁伴着风划过的泪痕在回忆中长醉,不愿醒来告别眼前的事实,宛如花儿静静的绽放娇艳的 浓香情怅最迷美的凄凉。




友情链接: 时尚网 总结汇报 幼儿教育 小学教育 初中学习资料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