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 首页 > >

论《藻海无边》中的身份焦虑

发布时间:

龙源期刊网 http://www.qikan.com.cn 论《藻海无边》中的身份焦虑 作者:王阳阳 来源:《湖北函授大学学报》2016 年第 10 期 [摘要]简· 里斯的小说《藻海无边》对《简.爱》中的疯女人伯莎· 梅森(即安托瓦内特)和 罗彻斯特两个形象进行重新解读。既展示了安托瓦内特在白人文化和黑人文化夹缝中无所归属 的边缘地位,亦揭示了罗彻斯特被父权社会放逐后的失落与焦虑,从而折射出简· 里斯作为一 个白种克里奥尔人追求自我属性的艰难心路历程。 [关键词]白人文化;黑人文化;父权;身份焦虑 1966 年,英国当代女作家简· 里斯出版了著名的代表作《藻海无边》,小说为作家带来了 巨大的荣誉,简· 里斯因此被接纳为英国皇家文学会会员。很多年前,《简· 爱》中的疯女人形 象一直缠绕着简· 里斯,她早已萌发出要对疯女人伯莎· 梅森进行重新解读的愿望。凭借她对 《简· 爱》一书的深刻研究,对疯女人的出生背景、社会环境的充分了解,完成了《藻海无 边》。在《藻海无边》中,里斯对疯女人伯莎· 梅森(即安托瓦内特)与罗彻斯特进行了改 写,颠覆了《简· 爱》对这两个人物形象的塑造,也借助这两个形象,反映了作者的身份焦 虑。 伯莎· 梅森,那个阁楼上的疯女人,夏洛蒂.勃朗特对她着墨不多,她在《简· 爱》中的四次 出现只给简· 爱留下了诸如“鬣狗”、“野兽”、“吸血鬼”等面目可憎的印象。罗彻斯特是这样向 简· 爱也向读者介绍她的:“伯莎是个疯子,她出身于一个疯子家庭——三代都是白痴和疯子。 她的母亲,那个克里奥尔人,既是一个疯女人又是一个酒鬼!”在《简· 爱》中,作为“疯子”、 “野兽”形象出现的伯莎被剥夺了话语权,有关她的一切读者都是通过简· 爱的视角、从罗彻斯 特的话语中了解到的;而在《藻海无边》中,里斯赋予了她话语权,让她得以为自己辩护,还 原了一个真实的伯莎· 梅森,即安托瓦内特。 小说开篇写道:“常言道同舟共济,白人就是如此。可我们跟他们不是同舟。”一语道破了 安托瓦内特的尴尬处境。她是出生在西印度群岛的克里奥尔人,也是一个无所归属、找不到根 的漂泊者,被当地的黑人称为“白蟑螂”、“白皮黑鬼”。安托瓦内特曾向丈夫罗彻斯*饰龉 种身份不确定的痛苦:“在你们中间,我常常弄不清自己是什么人,自己的国家在哪儿,归属 在哪儿,我究竟为什么要生下来。”19 世纪 30 年代,废奴法案通过,加勒比种植园经济破产, 克里奥尔种植园主成为经济和文化上的双重边缘人。作为曾经的奴隶主,他们受到黑人的仇 视;作为白人,被自己的母国——英国抛弃,成为奴隶制罪恶的替罪羊。安托瓦内特虽是奴隶 主的女儿,却过着贫穷的生活,黑人几乎都跑光了,家里唯一的一匹马也被毒死了,她甚至没 有一件合身的裙子。安托瓦内特与母亲、弟弟相依为命,但母亲并不关心她,母亲似乎已经为 生活、为安托瓦内特的白痴弟弟比埃尔耗尽了所有的精力。安托瓦内特在充满隔阂和仇恨的环 境中过着孤独的生活,白人邻居从不对她们正眼相待,黑人对她们这种穷白人既仇恨,又蔑 视。她童年时期唯一的玩伴,黑人小姑娘蒂亚曾毫不留情地讥讽,“背时的白人如今只落得是 龙源期刊网 http://www.qikan.com.cn 白皮黑鬼罢了,黑鬼比白皮黑鬼还强呢。”孩子天真的话语道破了黑人对白人的刻骨仇恨,而 之后的火烧庄园的暴乱事件更是这种仇恨的升级和表现。安托瓦内特渴望得到黑人文化的认 同,因此在黑人们火烧庄园时,她不愿离开逃走,反而向蒂亚跑去,因为她觉得蒂亚是她生活 的一部分,她们曾经同吃,同睡,同在一条河里游泳,她决心要和蒂亚住在一起,绝不离开, 但蒂亚却用一块带尖棱的石头砸伤了她,也打破了她的幻想,她不属于黑人,无法得到黑人文 化的认同。 安托瓦内特更向往的是白人文化,对英国一直抱有虚幻的想象。她的母亲后来改嫁了一个 真正的白人梅森先生,她们家开始按照英国的生活方式生活。安托瓦内特很高兴自己过得像个 英国姑娘,好像她们与英国的距离拉*了。但好景不长,因为梅森先生认为黑人头脑简单又懒 惰,思谋从东印度群岛引进劳工取代黑人,黑人感觉到了威胁,引发了火烧庄园的事件,弟弟 比埃尔被烧死,母亲因此受到打击,发了疯。安托瓦内特与白人文化的第一次接触就此失败, 白人文化给她带来的是灾难,而非幸福,她依然是一个无根的边缘人。 与罗彻斯特的婚姻又给安托瓦内特带来了新的希望,也是她向往白人文化的第二次尝试。 罗彻斯特是一位纯正的英国绅士,安托瓦内特渴望能在他身上寻找到安全感,通过嫁给英国人 这一途径来摆脱自己的边缘处境。不幸的是,罗彻斯特虽然也为她的美貌、异域风情所吸引, 却对她的身份不满:“她可能是纯英国血统的克里奥尔人,不过眼睛既不是英国型的,也不是 欧洲型的。”更重要的,罗彻斯特无法忘记自己被迫娶安托瓦内特的原因——三万英镑的陪 嫁,罗彻斯特觉得自己如同货品一般被安托瓦内特买下了自己的一生。他开始用冷暴力虐待妻 子,还一再故意用她母亲的小名“伯莎”来称呼她,企图把她变成另外一个人(她母亲)。面对 丈夫的冷漠,安托瓦内特做出过种种努力,甚至求助于奥比巫术。然而,安托瓦内特骨子里对 白人文化的认同,让她自觉接受了英国法律,自觉地被代表着英国伦理规范的法律束缚了,认 为自己的一切都归丈夫所有。安托瓦内特一直试图在接*英国,她渴望在英国找到自己的归属 感,然而现实给予她的打击,让她越来越清醒地认识到英国神话的虚幻性。她最终被丈夫带到 了英国,踏上了这片她曾经魂牵梦绕的土地,但英国带给她的并不是她曾经祈望的归属感与安 全感,而是死亡。 如果说处于白人文化和黑人文化夹缝中、无所归属的尴尬处境造就了安托瓦内特的身份焦 虑,那么罗彻斯特则是父权制度下的牺牲品,并因此引发了罗彻斯特的身份焦虑。 罗彻斯特,一位英国绅士,《简· 爱》和《藻海无边》都向读者强调了其身份,而他也时 时在安托瓦内特与黑人面前,表现出白人和宗主国的优越性。在骄傲的外表下,隐藏着罗彻斯 特的自卑与焦虑,因为他被从英国放逐到这片陌生的土地,失去了自



友情链接: 时尚网 总结汇报 幼儿教育 小学教育 初中学习资料网